亓子安

背景是勺子画的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我爱嘉嘉一辈子!!
极度渴望旧设嘉
考研地狱ing

【雷金】朱雀之空

算幻惑の风的番外?
其实是想写一下原本我想给那篇的结局。顺带塞点正文没塞下的信息。
没什么逻辑
名字没有特别的含义,只是跟幻惑之风一个系列而已。
请看完预警谢谢
预警:
1.三观不正的雷总
2.be
3.可能会毁掉你对幻惑の风的印象
4.雷总视角。ooc











朱雀之空

(一)

  雷狮第一次看见金时15岁。绑架金的是一个组织,而他出生在那里。

  他对组织的行当其实没多大兴趣,所以在很早之前就计划着什么时候脱离组织自己做点别的。不过那会儿那真的只是计划而已。

  直到他看到了金,直到他意识到了金是他们最近那笔据说能让组织衣食无忧许久的单子的目标。

  那还是个孩子,金发蓝眼宛如天使。他站在那里,迷茫又无助地看着他。

  要不直接叛变算了?

  那是那一瞬间他脑子里唯一的念头。

  于是他带着金逃跑了。那片地方他呆了15年,是他最熟悉不过的。他带着金在他长大的那些大街小巷里狂奔。那个孩子连他名字都不知道,却全心全意地信赖着他。

  他把金抱在怀里躲进一个工具间。那个工具间虽然挂着把破锁,但其实搭扣早坏掉了,不需要开锁也可以随意进出。

  那群人在一门之隔的地方费尽心思找他们,却不知道他们就在门后。雷狮对此甚至有点得意。但那个孩子不知道这一点,他感觉到他紧张的不得了,右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襟。

  他低头,正好对上那双天蓝色的眼睛。即使是现在,那个孩子看向他的目光里,也只有依赖和信任。

  他心情很好地笑了一下。

  “没事。有我在。”他说。

(二)

  雷狮最初进娱乐圈其实是带着点赌气的成分的。

  秋很感谢他救了金,但也不允许他跟金有过多的接触。雷狮很清楚这是为什么。

  他已经15了,三观基本已经定型了。而他三观定型的地方是组织里。你当然不能指望那里有多少阳光向上的事情。

  在秋小心措辞地告诉他不要跟金有太多接触后,雷狮拿着一笔足够他逍遥好久的钱走出了秋的公司。

  正想着以后要干什么,就看见对面的大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歌星的身影,而他身后,是一大群为他疯狂的粉丝。雷狮看着那群粉丝因为歌星的微笑而尖叫的样子,瞬间决定了以后要做什么。

  不希望他影响金所以不想让他们接触?

  难不成想影响一个人还非得认识不成?

  听说现在的小孩子为了偶像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啊。

  所以雷狮当天下午就出现在了最著名的一家娱乐公司的总裁的办公室。而那位总裁的眼光也非常对的起他的身份。不仅没指责雷狮用手段闯上来的行为,还直接拍板跟他签了合约。

  秋的感觉是正确的,雷狮并不是什么好人,救下金纯粹是个意外。所以当他被要求远离金的时候,他选择成为了一位明星。

  他要让金无论走到哪都只能看见他的身影,如果那个孩子成为了他的粉丝,他也许还会做点更过分的事。

  他就是怀着这种心情写歌的。

  他第一首歌的歌词里全是各种双关与暗示,以及听起来就很让人浮想联翩的曲子。但是明面上却滴水不漏,他甚至还给那首歌取了个相当正面的名字。

  《Gold sunshine》

  金色阳光。

  那时候的雷狮并没有意识到,那抹出现在他脑海里的金色,来自何方。

  那时的他,还只是略带恶意地想把金变成秋最不想看见的样子而已。

(三)

  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想过自己理想的伴侣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反正雷狮没想过。他甚至从来不觉得自己需要伴侣这种东西。

  他出生在一个只有欲望存在的世界里,从来对爱情这个词嗤之以鼻。但这并不妨碍他有某些特别的偏好,比如收集金发蓝眼的美人。

  他心里总是有一个模糊的轮廓,他看不清,只记得那个发色和眼睛。

  直到长大后的金走进他的视线里。用同样的略带迷茫和无助的目光看着他,那个被他抛弃在记忆角落的轮廓才瞬间被填满,每一笔一划都是在描绘金的样子。

  在吻着金的时候他是真的满心只有遗憾,为什么金还没成年。他不是一个有节操的人,但是每次他对上金的时候,总是会有意外。

  我从未想过我会喜欢上什么样子的人,直到我看见了你。

(四)

  在第一次看见格瑞的时候,雷狮其实有点意外。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欲望这种东西,所以他当然一眼看穿了格瑞眼底的暗色是什么。但金却还是一如既往地亲近格瑞,他甚至允许格瑞撩他的头发*。而且后来跟金聊天时更是知道,他们早住在一起了。

  所以有了男朋友那天却还是那么温顺地接受他的吻?

  那时候的雷狮感觉心情不爽到了极致。只要想到金可能曾经属于另一个人他就恨不得组织还在,这样他就可以直接拿把枪把格瑞突突了。

  但他从没想过,如果金也喜欢他,在金知道他那些情人时,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他从来习惯用抢的方式赢得一切,早就忘了什么叫等价交换,什么叫真心换真心。

(五)

  雷狮始终无法理解的一点就是,为什么金总是在拒绝他。

  金应该是喜欢他的。金每次看见他时雷狮都能看见那双蓝眼睛里明亮的光。

  那次邀请其实也是深思熟虑过的。他其实早在金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就想把他拐到床上去。只是人太多没办法下手才作罢。

  他对金一直有着连他自己都无法理解的渴望。

  他想要他,想要的发疯。就算知道金跟格瑞可能在谈恋爱就算知道这么做可能会伤害金,但他还是想要他。他甚至都没有再找那些他收集的美人们,因为当他闭上眼,脑子里就只有金的样子。

  更何况,还不一定在谈呢,金喜欢的明明是他。

  所以那次他精心把最后一场演唱会的地点定在金的城市。那一站过了他就有很长的假期,金也成年了,他可以带着金出去玩,然后做点他想做很久的事。

  他准备好了双人份的机票准备好了旅途所需要的一切,但却只换来了一句抱歉。

  他明明看见了金的动摇,但是,他还是说,抱歉。

  他无法理解,卡米尔说,金可能是误会了他的态度。

  一句我喜欢你这么重要?雷狮有点莫名其妙,但是,好吧,如果金喜欢的话。他不介意说一次。如果他真的特别特别喜欢的话,大不了每天都说咯。

  一句话而已。

  于是自以为找到了症结的雷狮心情很好地跟金打电话,补上了那句我喜欢你。他以为这样就好了,他的计划不用作废,也不用扔掉所有准备好的礼物。

  但这次,他收到的仍然是抱歉。

  他不甘心,一次又一次地去找他。他曾经从来不对一个人发出第二次邀请,因为他觉得纠缠不清很没意思。

  但是,金永远是他的意外。

  只是,无论他怎么做,无论他多么清晰地看见了金的动摇。金依旧会对他说抱歉。

  那次他看见安迷修把金拉到了身后,只觉得心底的黑暗在沸腾。

  明明金应该站在我身后。他想。早在十年前那个孩子跟着他走那一瞬间他就应该永远站在他身后。你又是谁?

  但金还是选择了安迷修。他看着他们手拉着手跑了出去,只留给他一句抱歉。

  为什么要说抱歉呢?那明明是世界上最无用的话。

  那是雷狮第一次发自内心地嫉妒安迷修和格瑞。

  凭什么,凭什么他们可以拥有金。

  这种情绪在他心里淤积了相当久,所以在他意识到安迷修并不是金的男友,格瑞跟金之间什么都没有时,他其实感觉相当开心,用欣喜若狂形容也不为过。

  他不曾属于任何人,他喜欢我,他是我的。

  所以当时被喜悦冲昏了头脑的他说了一句足以让他后悔一辈子的话。

  “你没跟格瑞上过床?”

  那一瞬间,他清晰地看见,一直闪烁在金眼睛里的光芒熄灭了。

 (六)

  雷狮很少会后悔什么,也很少会做梦。但那一瞬间金彻底失望的样子,却成了他后半生长久的梦魇。

  他经常会想他跟金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明明他们自小相识,明明金喜欢他他也喜欢金。明明从看见他的第一眼起,金就给出了他所有的信任和依赖。

  所以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拒绝我呢?

  所以为什么要用那样心碎的目光看着我呢?

  他知道他那句没带脑子的话不是金失望的理由,那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是,雷狮真的不理解,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七)

  那次之后雷狮就找不到金了。金直接被秋送出国,拉黑了跟雷狮相关的所有人。

  为了找到他雷狮直接去了秋的公司,秋避而不见,没关系,他直接就在大厅里坐了一整天。

  很多人路过大厅时都会惊奇的看着他,他也知道秋找了人正在网上疯狂捏造他的黑料。他不在乎。

  本来进娱乐圈就只是一时兴起,他从来没在意过别人怎么看他。

  他那时候满心只想着找到金。

  他是我的,我还没道歉呢,我还没解释清楚呢,我还没告白呢,他想去哪?他能去哪?他敢去哪?

  当天晚上,接近十一点的时候,他终于等到了秋。他志得意满极了,觉得自己再一次获得了胜利,就像曾经的无数次一样。

  但是,秋只是递给了他一个手机,上面是金的一段录像。

  金看起来瘦了很多,看向镜头的目光没有雷狮熟悉的雀跃,只剩沉稳和心碎。

  他说“你别为难姐姐了,抱歉,雷狮,我不喜欢你了。”

  哈?不喜欢?不喜欢你走什么,不喜欢你为什么只敢给我看录像,有本事你现在出现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不喜欢我啊?

  雷狮冷笑了一声,正准备发难,但那个视频并没有结束,最后,金闭着眼睛又说了一句抱歉,那句带着哭腔的抱歉成功制止了雷狮所有的行动。

  那天他拿着那个手机回家,躺在床上一遍又一遍地放那个录像。经纪人快把他的电话打爆了,烦的他直接给了一句退隐了事。

  他看着那个视频,想着,他好像真的没看见金哭过。

  他想起最初他带着金东躲西藏。他以为小少爷会受不住,那个孩子却乖巧极了。有次他故意走的很快,结果金没跟上,摔了一跤。他等着看他哭,结果他瘪瘪嘴又自己站起来一路小跑着到他身边,继续拉着他的衣角。

  “姐姐说男子汉不能哭的。而且我还想保护姐姐呢,就像小哥哥你保护我一样。”

  那个孩子眼睛里明明含着泪,却还是没哭出来,看向他的目光依旧明亮,带着纯粹又熟悉的亲昵。

  那是雷狮长这么大唯一一个想保护的人。但那个孩子现在却说,我不喜欢你了。

(八)

  雷狮说退隐就是真的退隐。第二天他就丢了自己之前那张电话卡,一个人跑去进行那场已经改签无数次的旅行。

  他一个人走过那条长长的路,那是他当初参考了鬼知道多少篇攻略定下来的路。当时觉得小鬼肯定喜欢,现在走起来却觉得,怎么这么无聊又漫长。

  明明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角落,他们却说是天涯海角。明明是一条没有任何特色的桥,他们却相信走过就会受到祝福。

  晚上回到酒店,他百无聊赖地开着电脑一个一个给差评。不经意间碰到了手机,手机便亮了起来。锁屏就是金闭着眼睛说抱歉的样子,那是他从那个视频里截下来的。

  他其实很不喜欢这张照片,但是,直到想换个锁屏他才发现,他好像从来没拍过金的照片。

  有什么好拍的,人不就在身边吗?他当时是那样想的。

  然而世界万事,最怕不过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

——The end——





*忘了在哪看见的,撩头发摸头之类的好像都是带有性暗示色彩的。当然这事只有雷总知道。

评论(18)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