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子安

背景是勺子画的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我爱嘉嘉一辈子!!
极度渴望旧设嘉
考研地狱ing

Narcissus(一)

all金主双金。
避免误会,双金指黑金x金
标题是水仙花的意思。
tag是纳西塞斯之吻
借用了《游戏王》暗表心之小屋的设定。
世界观有借鉴魔禁。


Narcissus(一)
『 之前那里有那扇门吗?
  金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对面。那是一扇黑漆漆的大门,门外雕着诡异又狰狞的花纹,看上去就让人生畏。虽然门这会儿没开,但是金还是能够想象,门后面不会是像自己的房间这么棒的地方。
  金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房间,这里明亮又温暖,堆满了玩具和甜品,还有好多张朋友们的合照,一看就会让觉得是个心安的好地方。
  不过,既然算得上是邻居,那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什么的?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抱着姐姐送给自己的娃娃走到那扇门外,轻轻敲了敲门。』

  “金?”
  金意识刚回笼,连眼睛都还没睁开,就听见了一声带着些许急切的喊声。他唔了一声抬手揉了揉眼睛才看清此刻正弯腰看着自己的人。
  “安迷修学长?”金有些迷糊地四处看了眼。刷成纯白色的墙壁,数量繁多的医疗用品还有被子上那个红色十字表明这里并不是自己熟悉的家,而是某家医院。
  “是我。”安迷修见金有坐起来的意思,就回身找了两个枕头塞在他背后,让他坐的舒服点。
  “我怎么会在这里?”
  “啊,这个……”安迷修有点不自然地移开了目光,支吾着似乎在考虑说辞。不过此刻金正在试图回忆失去记忆前发生的事,倒也没注意到他的反常。
  “你路过篮球场被篮球砸晕了你给忘了?”
  声音比主人更先一步传进房间里,雷狮打开门走了进来,路过安迷修时很顺手地把他往旁边推了推然后在病床边坐了下来。
  “走路连路都不看,要不是我恰好路过你现在还在操场上躺着呢。这么不小心,我还是哪天把你变小揣兜里随身带着吧。”
  雷狮随口开着玩笑,用手捏着金的下巴将他的脸转过来似乎在查看之前的撞击有没有留下伤口。金对这种程度的玩笑早已习以为常,笑骂着把雷狮的手打到了一边。
  安迷修这会儿也走到了床的另一边从果篮里拿出一个苹果开始削皮,似乎是默认了雷狮的话。金的意识慢慢清醒了,开始很有精神跟雷狮互怼,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注意力总是不由自主地被安迷修吸引过去,总是闹着闹着就忍不住看一眼安迷修。
  “怎么了?”安迷修也注意到了金的不对劲。
  “饿了?”雷狮抬头看了眼安迷修手里削到一半的苹果,目光带着探究地向金。金被他们看的有点不自在,毕竟他其实也说不清为什么。
  “好像确实有点饿。”最后只能含糊地回答道。
  “那我给你弄点吃的过来吧。”
  好在雷狮没注意到他的敷衍,或者说即使注意到了也不在意,起身就走到一边开始打电话。
  金看了他一眼,然后目光又不由自主地移向安迷修。安迷修也只当他是想吃苹果,于是加快了削苹果的速度。就在那个苹果皮落下的一瞬间,金突然感觉到了豁然开朗般的感觉。
  他注意的其实并不是安迷修,准确来说,他在意的其实是安迷修的手,那双此刻拿着刀子的手。
  因为,他曾经见过那双手拿着另外一把刀的样子。
  不,不是刀,而是双剑。
  双剑?
  金愣了一下。安迷修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此刻正将苹果递过来,但金却完全被他脑海里突然出现的模糊画面带走了注意力。
  画面里,安迷修持双剑而立,而他对面,则是一个被雷电层层包裹的人。
  “小鬼,想吃什么?”
  雷狮站在窗边朝他看了过来,在对上那双紫瞳的一瞬间,金福至心灵般确定了那个被雷电包裹着的人,就是雷狮。
  但是怎么可能?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会被电包围着?更别说在画面里两人其实都半漂浮着。
  “金?”安迷修有些疑惑地看着他。金赶紧接住被举了半天的苹果。
  “怎么感觉你不大对劲?生病了?”
  雷狮看金好像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皱着眉走到了床边,直接弯腰额头贴额头地试了一下体温。
  “没发烧啊。”
  “喂你!”金被他这个举动吓了一跳。偏偏嘴里含着东西说话都有点说不清楚。正准备把苹果咽下去再指责一下雷狮,就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极端愤怒的情绪。同时,一句话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他是谁?”
  那个声音如是问道。

——TBC——
决定偷懒放下人物设定
没有前世今生啦,是都市异能设

雷狮:原本是雷王家的最强新生代,却在某天突然离开了雷王家族自己组建了异能者世界中非常有名的佣兵团。接受了一项雇佣之后来到了现世,因为被金吸引而暂时没有回去的意思。
安迷修:异能者世界中非常出名的一位异能者的弟子。因为师父来自现世而选择了进入现世修行。喜欢金却一直因为不想将金牵扯进异能者的纷争而没有告白。意外地不受女性欢迎。

评论(1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