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子安

背景是勺子画的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我爱嘉嘉一辈子!!
极度渴望旧设嘉
考研地狱ing

【幻金】龙之颂

最终还是没忍住把那烂尾玩意儿删了,对之前评论了的小可爱说句抱歉。

前面都是一样的,后面补充了点剧情总算看起来完整一点。

感谢二翔给我的灵感

紫堂幻生贺。
据说有活动那我就……参加一下?

西幻pa








龙之颂

  该怎么描述他第一次见到金时的场景呢?

  那时是下午接近傍晚的时候,他要去海边悬崖下采集一种药草。

那时他正带着三个小斯巴达走在路上,然后,忽然感觉到头顶一大片阴影掠过。

他惊讶抬头,便看见那澄净的天空里,一只金色的巨龙正在他头顶盘旋。

那只在长诗与传说里赞颂的骨翼正在缓慢拍打着,而那举世无双的蓝宝石般的眼睛,此刻也正看着他。

看着地上那个,渺小的,也正注视着它的人类。

他被震撼与惊叹所笼罩,甚至忘了恐惧。

然后他就看见那只龙在他面前落地。那强大到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身躯随着距离的减小而变形,最终,在他面前,化作了人类。

一个少年。

一个金发蓝眼的少年。

他穿着华贵繁复的服饰,肌肤白皙到不似人类,蓝色的眼睛如同无垢的碧空。他只是站在那里,世界便安静了。

风不再呼啸,连森林里原本叽叽喳喳的鸟虫,都不敢再喧嚣。

少年是龙,立于大陆顶端的龙。所有的生灵都理所当然地臣服在他脚下,臣服于他的强大。

但他此刻却正好奇地看着一个人类,一个正呆呆看着他,甚至忘却了言语的人类。

“你好?”上扬的尾音带着疑惑,龙族化成的少年眨巴眨巴眼睛,绽开了一个明亮的笑容。

“我叫金,你呢?”

这就是初遇了。

该怎么描述炼金术师的日常呢?

每天就是种植药草,采集药草,照顾药草,熬制药草。说来说去好像都是在围绕着药草打转。

或许对于其他炼金术师而言还有其他材料与活动,但那些都与处于大陆边陲,只能炼制一些简单的炼金物品的紫堂幻无关。

但即便如此他也是小镇里非常受欢迎的人。因为他是小镇里唯一的炼金术师,也是唯一的能提供药品的人。

所以受到关注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

他仅是带着少年从森林走回家中这段时间里,他家来了一个新人的消息就已经传遍了全镇。

许久没有新闻的大家伙都过来围观。他怕金不高兴,但少年却十分适应这种被无数人注视着的感觉,笑眯眯地向所有人问好,很快就收获了许多礼物。

晚上,紫堂幻看着金坐在壁炉旁一个一个地试吃那些人送过来的东西,时不时露出开心或苦恼的神情。忽然就很想问他,对于龙族而言,人类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呢?

人族对龙族的态度似乎总是矛盾的。

一方面膜拜憧憬,另一方面屠龙的传说又总在被歌颂。

但当金看向他。用那双总是带着活力与笑意的蓝眼睛看向他时,他再次失却了语言。

所以直到最后,他也不曾告诉任何人,少年是龙。

少年告诉他,可能要在他家呆一段时间。

“因为中途突然变成人,所以没办法回到平时呆的地方了。”

于是自那天起紫堂幻就多了许多需要苦恼的事。

比如究竟要怎样才能劝说少年穿上鞋子。

金似乎并不喜欢穿人类的服饰。初见那身衣服也是其他人为他准备的。自紫堂幻为他找来换的衣服之后就没见他穿过。

而衣服还好,鞋子,是真的深恶痛绝。

“为什么要把爪子套进这个东西里呢?”

再一次被紫堂幻拖到椅子上坐下,金不开心地晃着脚。

“因为外面的路不平,穿上鞋子脚就不会受伤。”

尽管已经重复了很多遍,但他还是耐心地一边给金穿鞋子一边劝说道。

“但是,就算不穿鞋子我也不会受伤啊。”

紫堂幻的动作顿住了,他抬头看向金。少年的眼睛依旧干净,他没有任何其他的意思,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于是紫堂幻突然就失去了所有继续要求少年做些什么的勇气。

少年是龙,从一开始,他们就是不一样的。

“啊……那金你还是按照自己喜欢的来吧。”

紫堂幻放下鞋子,掩饰住自己的失落努力挤出笑来。然后他就看见少年望着他,眨巴眨巴眼睛,然后把他手里的鞋子抢了过来。

“虽然很讨厌人类的鞋子啦。但是,紫堂是不一样的。所以紫堂拿来的鞋子也是不一样的。”

这样说着,金开始试图自己穿上鞋子。

但人类的服饰对龙族而言从一开始就过于复杂了,所以最后,紫堂幻看着金纠结的样子,还是叹了口气,蹲下身重新帮他把鞋子穿上。

“这样就好了。”

他帮金系好鞋带,后退一步站起身。

少年跳下凳子,有点不适应地走了两步,然后又开始蹦跶起来。

“那,紫堂我们现在去干吗?上次种的密漆花是不是可以收了?”

少年看起来期待的要命,明明是重复又枯燥的炼金术师的生活,在他眼里却仿佛每天都是闪闪发亮的。连带着紫堂幻的情绪都上扬了些许。

但想到少年上次的表现,他又忍不住细细叮嘱道。

“采集密漆花时要小心,茎要留三分之二,这样才能达到最好的药效。”

但既然这句话已经说过三次,所以这句话的效果自然是没有的。

紫堂幻看着少年兴致勃勃捧过来给他看的花。那些花的茎长短不一,但很显然,都没有达到三分之二的要求——龙族,似乎并不擅长人类的数学。

“怎么样怎么样。”毫无所觉的少年还在等待着夸奖。

于是原本的批评都说不出口了,紫堂幻纠结了下,最终还是委婉地让金去休息会。

而等他终于把那片密漆花收完时,金早就在旁边的树下睡着了。

意识到自己采的密漆花都没了药效,少年无聊时便把它们编成了一个花环。此刻,正被他抱在怀里。

花环的编法还是紫堂幻教他的。

那时候是春天,闲着无聊的时候,紫堂幻便带着金采了很多花跟树枝,编成花环送给那些小镇上想要告白的人们。

小镇上一直都有为喜欢的人戴上花环的习俗,越华丽珍贵的花环越能体现心意。

紫堂幻看着金怀里那个密漆花环,因为材料不多,所以花环并不怎么精致,但有什么关系呢?

密漆花,原本就是小镇乃至大陆上都算的上珍贵的花。

他在金的身边半跪下来,轻轻从他怀里拿出了那个花环,再为熟睡的少年戴上。

密漆花的花瓣柔软极了,此刻顺着少年的额角垂下,在风里微微晃动着。

紫堂幻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凑过去,隔着密漆花瓣,在少年唇上印下一个吻。

这样就很好了。

他告诉自己。

但龙族怎么可能会一直一直呆在一个地方呢?

那天也是傍晚,他看见金站在悬崖边。

他的白衬衫穿在金身上有些大了,此刻在风里鼓起的样子宛若即将伸出的翅膀。

“紫堂!”

看见他走近,金很开心地跑了过来。

“我马上又可以变成龙了。”

他再次失语。

金却没察觉到,他现在开心极了。冲过来抱了一下紫堂幻,然后开始笑着后退。

一步,两步,三步。

他看着那穿着白衬衫的少年身形急剧膨胀,最终,又在他面前变回了龙。

他站在那里,看着天空盘旋的巨龙,仿佛还在那天他初次见到金的时候。

仿佛这三个月,只是一场不着边际的梦境。

但终究是不同的。

“紫堂,我走啦!再见。”

那巨龙开口向他告别。

再见?真的有机会再见吗?

他看着向云层快速飞去的龙,咽下了最开始,他看见金时想说的那句“怎么不多穿点衣服。”

再怎么自欺欺人,再怎么试图让少年看起来像一个人类,少年也依旧是龙族。

金曾经告诉他,他自己并不能控制什么时候能变成人。

龙族的时间何其漫长,而人类的一生相对于他们而言,连沧海一粟都不算。

此去经年,哪儿来的再见?

紫堂幻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那片悬崖,直到暮色四合,才眨了眨酸痛的眼睛,开始往回走。

回去的路上,他遇见了一个流浪的游吟诗人。那人向他问路,完了却又突然问了一句。

“你刚失去了重要的人吗?”

紫堂幻站在那里,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会再见的。”那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会再见吗?

紫堂幻苦笑一声,只当他是安慰自己。

独自一人回到家时,不经意看见放在窗台边的空瓶子,那个瓶子里,曾经装了一罐萤火虫。

那是他前几天带着金去抓的。

少年似乎对这些可以上下飞舞的小东西总是很感兴趣,到处扑腾着,惊起了一团又一团的萤火虫,连带着紫堂幻都来了点兴趣。

“金,你喜欢星星吗?”他问。

金在漫天的荧光里回头看他,蓝色的眼睛里,是他提着灯的样子。

他带着金将萤火虫赶进瓶子里带回家,熄了灯又把瓶子打开。

于是那些他们亲手抓回来的星星便散落在房间里了。

少年当时开心极了,可是,这种开心并没有持续多久。

因为第二天,他们早晨醒来时,就看见了地上多了许多萤火虫的尸体。

有很多生物,原本就是朝生暮死的。

人类虽然相比他们而言可以度过数个春秋,可是比起与天地同寿的龙族,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些话他虽然没有对少年说,但少年似乎自己领略了什么,连着几天都闷闷不乐的。

原本紫堂幻还想着今天回去时要不要再带着他去散散心,谁知,就是这么仓促的离别。

他想起少年化龙前,笑着看着他的样子。

他从没怀疑过少年还会回来找他。

但是,对于龙族而言,他们的一瞬间,就是人类的百年啊。

龙族与人族之间,从一开始,就隔着漫长的、长让紫堂幻生不起任何奢望的时间。

所以,他从一开始就没考虑过,仅在一个月后,他就再次见到了金。

那天的阳光好极了,就像他第一次见到金时那样。

他正想着不知道少年这会儿在哪,一开门,就看见他朝思暮想的人出现在他面前。

那会儿金穿的还是他当初为他准备的衣服和鞋子,蹲在地上,有些苦恼的样子。

“啊,紫堂!”

见到门开了,他慌慌张张地把手背在身后。

“你……”紫堂幻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刺激的说不出话来。

少年却以为自己想掩藏的东西被他发现了,苦着脸把手上的东西拿了出来。

那是一个残破的花环。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全大陆最珍贵的花,结果飞回来的过程中弄坏了。”

金瘪着嘴,看起来都要哭了。

“不过!”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好事,少年一下子又开心了起来。

“不过我找到了这个哦!”

他伸出另一只手,手里拿着的,是一卷略带破烂的羊皮纸。

纸上记录的,是一个古老的誓言。

紫堂幻在看见那个羊皮纸上的名字时心就开始狂跳,而等他看完时,他早已说不出任何话语。

还在紫堂主家时,他就听过一个古老的传说。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人类初生,还不曾对龙族有恐惧或崇拜的情绪的时候。

曾经有过一个誓言。一个人类与龙族平等立下的誓言。

那个誓言由龙族最高等级的魔法写就,唯一的作用,就是可以将双方的生命联系在一起。

“我啊,最喜欢紫堂了。不想让紫堂像那些萤火虫一样,哪天我一觉睡醒,你就不见了。”

金很认真地看着他。

“我喜欢紫堂。我们一直在一起好吗?”

“好……”

紫堂幻竭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要抖,上前将少年紧紧抱进怀里。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即使是死亡,也不会将我们分开。”

——THE END——

评论(12)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