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子安

背景是勺子画的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我爱嘉嘉一辈子!!
极度渴望旧设嘉
考研地狱ing

【卡金】恋爱这件小事(一)

又名:卡米尔遇见金后的一生
又名:卡金从相识到结婚到Till death do them apart
答应二翔的圣诞贺。
预计是个四万字左右的小中篇连载。
可能会遍历除了嘉卡金外所有x卡金的修罗场……
发现日更3000根本写不完list真是一件令人绝望的事。
恋爱这件小事,不过只是一辈子而已。

恋爱这件小事

(一)

  金是在论坛认识卡米尔的。

  那天天气冷到爆炸,本来想着上完课回寝室吹空调,结果空调遥控器找不着了。他上蹿下跳翻了半天,就是找不到遥控器那娇小美丽的身影。

  可能真的是天气太冷脑子冻瓦特了,金掏出手机在论坛上发了个帖子问遥控器找不到了怎么办。

  回帖刚开始全是各种灌水党,他跟那些人嘻嘻哈哈地聊天,一时倒也忘了冷。然后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一个回复:

“遥控器卡在你床板跟墙的缝隙之间”

  这么肯定?

  金是睡上铺的,不过此时他正坐在下铺雷狮床上。看见这个回复他扑到墙边一抬头,还真看见了遥控器。

  woc神人啊!金激动地回复道:

  “还真是,你怎么知道的?”

  那边回复很快,就两个字“猜的。”,标点符号都齐齐整整,简直迎面而来的一股性冷淡风,跟他发小格瑞一个脾气。

  可能大佬都这样?

  金啪啪打字回复:那大佬有没有兴趣猜一下今年高数期末考什么!!求你了!考过请你吃饭!吃什么都行!

  那边直接没理他了。金左等右等没等到回复,估计那位大佬不喜欢跟陌生人打交道。于是他把遥控器抠了下来,打开空调后美滋滋地开始用雷狮的电脑吃鸡。

  别问为什么不用自己的,他自己的电脑放在床上,懒得爬上去拿。而且雷狮早说过他的电脑可以随便用,还跟他说了电脑密码跟硬盘密码。

  金当时对于雷狮喜欢的人竟然跟自己一天生日表示了惊叹,然后就没管过那个上锁的硬盘了。

  毕竟是兄弟,虽然平时总跟雷狮互怼,但是偷窥秘密什么的,金是绝对不会做的。

  沉迷吃鸡不可自拔的金自然没注意到放在一旁的手机亮了一下,论坛私信里那位大佬回了一句:“你是金?”

  然后那条回复就被删除了。换成了一句:“明天下午三点学校外Sweet Time给你划重点,逾期不候。”

  命运的小齿轮就这么哒哒哒地转了起来。全然不知道自己未来会面对什么的雷狮这会儿还在美滋滋地给金打包晚饭,等着回寝室后金那个爱的么么哒。

  恋爱这件小事啊~有时候就是那么一两秒就决定了结局。

(二)

  卡米尔其实抱着见嫂子的心情去给金划重点的。

  他当然早就知道金,早八百年前雷狮刚上大学没多久就跟他提过给他找了个嫂子,除了性别一切完美,就等着哪天追到手带给他看看。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雷狮至今没追到人。

  他们可都同寝快一年了啊,这个效率简直对不起雷狮高中一周一女友的传说。

  于是很少对其他人感兴趣的卡米尔难得对于那个金有了点好奇心。

  再然后,那天帮学长们处理完论坛服务器的故障的卡米尔随手点开了学校论坛看效果如何的时候,就看见了一个帖子,问寝室空调遥控器不见了怎么办。

  通常来讲这种一看就很没营养的灌水贴卡米尔从来不会理,但那天看见那个帖子他莫名其妙想起来雷狮曾经用一种写作嫌弃读作宠溺的语气跟他说。

“金那小鬼,睡觉特别不老实,床上的小物件基本要么被他踢下床要么就被踢到墙边卡在床缝里。”

  于是他鬼使神差地点了进去,回了一句“遥控器在床跟墙的缝隙中间。”

  结果还真是这样。那个人非常震惊地回复你怎么知道的。卡米尔自己都愣了一下。

  想到一个可能性,他随手回了个猜的就开始查金的IP地址——雷狮那栋寝室楼。

  卡米尔盯着那个IP看了会,决定查到底,于是他开始动手查金这个账号常登陆的那台电脑的Mac地址,查到一看,得,不用猜了,最常登陆的那台电脑是雷狮的电脑。

  于是终于确定自己竟然就这么撞见未来大嫂的卡米尔怀着一种微妙的心情回了一句“你是金?”

  但后来想了想,他又删除了那条回复,改成了一个时间地点。

  就让他提前看看他家大哥心心念念却又追不到的人是什么样子好了。他当时是这么想的。

  他很快就会改变想法的。

(三)

  似乎世界上所有人都对会计算机这件事有什么误解。

  他们似乎总是觉得会计算机等于上能黑掉学校网站下能徒手给你装出台电脑,总之就是硬件软件一把抓,跟电脑只要沾一点边的你都得会才叫正常。

  金也不算例外。在知道卡米尔是计算机院的之后,他非常激动地问他,笔记本坏了怎么办?

  除了拿去修还能怎么办。卡米尔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自幼跟格瑞一起长大,早就习惯了领略眼神含义的金非常熟练地get了这个意思。

  “不是那种坏了,就是我的电脑桌面换不了了。”

  桌面换不了?

  卡米尔想了想。

  “你把电脑拿给我看看吧。”

  然后等金电脑拿过来后,卡米尔一打开就看见了他家大哥那张脸,于是他心里瞬间有了底。果然,稍微一查就发现,这其实不是电脑坏了,只是被人为设置成不可更换。

  “你想换掉桌面?”

  卡米尔轻声问道。

  “对啊。”金理所当然地点头。“这个其实是我室友,上次他闹着玩把我桌面设置成了他的照片,后来就发现换不了了。我总觉得打开电脑就看见室友的脸好奇怪啊。”

  卡米尔看着金因为期待而亮闪闪的眼睛,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问道。

 “想换成哪张图?”

  “这个这个!”金凑了过去,在电脑D盘中找到了一张DOTA英雄的图片。

  那一瞬间两个人靠的很近,卡米尔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喷洒在耳廓的感觉。

  他耳朵抖了抖,稍微避开了些。几步就把金的设置改回默认,然后把桌面换了。

  “卡米尔你太厉害了!爱你么么哒。”

  卡米尔有点不自然地压了压帽子。遮住了有点泛红的脸。

  “没事。”

  于是当天晚上雷狮就发现之前费尽心思才换掉的金的电脑桌面又换回来了。

  “你的电脑好了?”

  他问。毕竟当初他可是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学会怎么隐藏更改设置的那一项将金的桌面设置成不了更改的。

  “对啊!我跟你说。”金一边操纵人物清兵一边非常开心地说。“我在论坛认识了一个特别厉害的计算机院的大佬哦。他不仅帮我划了高数重点还帮我把电脑修好了!”

  “哦,计算机院的吗?叫什么啊,我正好计算机也认识不少人呢。”

  雷狮在心里暗搓搓记了一笔,他记得卡米尔好像就是计算机院的?让卡米尔教训一下那个不知死活的小子好了。

  正想着,雷狮就听见金回了一句。

  “大佬好像叫卡米尔来着。”

  哦卡米尔啊……等等,卡米尔??

  弟弟坑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四)

  卡米尔跟金见面大部分时候都是在Sweet time。

  而见面的大部分时间里,卡米尔都在给金讲题目。

  但是,考试月可是考试月,漫长的一个月怎么可能只有学习?所以,其实大部分时候,卡米尔跟金都是上午讲题晚上做练习,而下午,也通常用来干点别的。

  比如说,玩游戏。

  “啊啊啊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金一路惨叫着越塔把对面AD强杀了。下午值班的店员诧异地看过来,卡米尔简直有点无奈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见金这种人,通常玩游戏时说话的不是没有,毕竟游戏需要配合,但是,像金这种全程碎碎念的就没几个了。卡米尔简直不用看地图都能从金的话里知道他那边所有的情况。

  “哎?有个安琪拉,嗯还有蓝buff啊哇好像打。不知道她大在不在,咦竟然用2技能清兵?好的我要打她了,唉唉唉猴子哪来的?哇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卡米尔救命!!”

  “猴子死了。”卡米尔一枪狙掉猴子,然后金反手收掉安琪拉的人头,美滋滋地继续打野去了。卡米尔看着他还在的大招和至少还有大半管的血,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明明他不来金也完全可以双杀,却偏偏喜欢疯狂尖叫我要死我要死了卡米尔快来救我。

  也不知道哪儿来的毛病。

  不过话是这么说,但当金再次大喊卡米尔的时候,哪怕卡米尔再清楚金就是喜欢一边喊我要死了一边把对面都打死,屏幕上的百里守约还是会放下一切用最快的速度狙掉所有敢动铠的人。

  明明他以前都还被队友喷是不是玩的单机为什么从来只知道一打五不知道支援队友是什么……

  卡米尔抿着唇,看着屏幕上再次跳出的Victory,压了压帽子。

  不过,并肩作战的感觉,好像也不坏。

评论(10)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