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子安

背景是勺子画的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我爱嘉嘉一辈子!!
极度渴望旧设嘉
考研地狱ing

【嘉金】实验室日常二三事(一)

之前那个唱歌梗的延伸,具体哪篇下拉评论,

鬼知道为什么这个会有延伸

想到晚上还有一更TIAT和卡金圣诞贺我真的感觉自己可能要死
就算考崩了也无法阻止我摸鱼的心。








实验室日常二三事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金是真的有点怕嘉德罗斯的。

毕竟嘉德罗斯比他高一个头脸上还有星星一看就感觉是不良,而且最重要的是,第一次见面时他一看见金就拎着他的领子准备动手揍他。

就算后来知道嘉德罗斯其实比他小也……好吧,知道嘉德罗斯比他还小了以后金也不是很怕他了,毕竟怕一个未成年什么的听起来真的很怂。

然后他就很快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所以为什么明明你比我还小两个月却比我高三届?”金戳了戳走在他前面的嘉德罗斯。

后者惯例哼了一声。

“因为你笨。”

“哇你——”

金话还没说完,嘉德罗斯回头给他塞了一个剥好皮了的橘子,甚至连上面那些白色的脉络都全给撕下来了。

于是金一下子就忘了自己之前要说啥,忙着吃橘子去了。

围观了全程被塞了一嘴狗粮的其他新生表示,学长们我们正在开会的路上老师还在前面呢你们能不能别秀了。

嘉德罗斯刚开始是认真地想折腾一下金的。

毕竟虽然严格来说那次失误不能算在金头上,但是让他在所有人面前丢脸了失手把试管摔了也是事实。

所以他把人拎回实验室以后就指派给了他一个鬼知道已经吓跑多少新生的工作——洗玻片。

作为实验样品的载体,最后会被放到高倍显微镜下观察的玻片显然要干净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但是偏偏他们的实验用玻片简直跟用水似的。所以基本负责洗玻片的人都得一整天一整天地坐在那里重复枯燥的工作。

嘉德罗斯本来以为当天晚上就能看见洗了一天玻片的金生无可恋的样子,谁知他过去拿玻片时却看见他一边洗一边哼着歌,相当自得其乐的样子。

看见他来,金先是缩了一下身子,却又马上理直气壮地指着自己眼前的玻片,

“我可没偷懒。”他说话甚至带着些小得意。嘉德罗斯看了一眼他眼前的一堆玻片,和旁边两个同样被指派来洗玻片的新生面前可怜巴巴的几片,哼了一声,把他的玻片拿走了。

那天晚上的样品基本都是一次成型,没有任何一片因为玻片没洗干净而返工。

还是有点可取之处的。嘉德罗斯心想。

然后他很快就收回了自己的想法,因为当他晚上打开朋友圈,完全不记得他们已经互为好友了的金发了一条800字朋友圈来吐槽今天的经历,其中着重提了嘉德罗斯的要求有多吹毛求疵。

嘉德罗斯看完那条把他形容成阎王再世的朋友圈,面无表情地给金打了个电话。

“渣渣,明天七点我要在轻工楼看见你。”

“哎——?为什么,老师说我们九点去就可以了啊。”

“不准反驳,没看见你就揍你。”

然后嘉德罗斯就挂了电话。再然后没过多久他就看见金又发了一条朋友圈疯狂槽他的毫无人性。

原本只准备把人抓过去折腾两天就放了的嘉德罗斯果断决定实验做完前某个人还是一直洗玻片好了。

金觉得虽然嘉德罗斯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个比他小的,但是其实很多时候他还是很孩子气的。

不说别的,就说因为被他跑调的歌声吓到所以非要找出他顺着网线都要摸上门来揍他这件事就不是一个正常17岁能干出来的。

而什么心情不好时就暴饮暴食,一不高兴就鼓着脸不说话之类的,更是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小。

所以主要还是看颜值跟气质,嘉德罗斯长的实在太好看了,以至于每次金看见他实验失败气呼呼的样子就很想掐一把脸,完全不记得平时被他威胁时的样子。

虽然正常嘉德罗斯实验失败时实验室的气氛都会压抑到没人敢看他。

但金不一样啊,他可是能把大魔王吓得手一抖把试管都摔了的人。

所以后来他还是没控制住自己的手上去掐了一把,不过鉴于那会儿他们已经确定了关系,所以嘉德罗斯只是瞪了他一眼,没说其他的。

至于为什么实验室的学弟学妹们第二天没有看见金。

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嘉德罗斯觉得金真的是个脑回路很清奇的人。

正常人被莫名要求比其他人早来两小时不说怨声载道,起码多多少少会有点低气压。但金却不一样。第二天他在实验室门口看见叼着包子的金时,他第一句话竟然是:

“嘉德罗斯你们这边的食堂包子好难吃你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嘉德罗斯开门的手顿了一下。

“我不吃包子。”

“那你早饭吃什么?”

嘉德罗斯把门推开,语气里带了些不耐烦。

“我不吃早饭。”

“哎?但是不吃早餐对身体不好啊。”

金毫不在意嘉德罗斯的冷脸——毕竟他都曾经差点被嘉德罗斯揍了,现在这样还真不算什么——干脆地丢掉了包子几步窜了进来。目光灼灼地提议道。

“要不我们先去吃个早餐?”

于是最后就莫名变成了他们俩在北区食堂里觅食。金竟然还有心情挑三拣四嫌这个不好吃那个太辣。等最后两个人选定一家肠粉坐下来的时候,时间都快八点了。他还一脸的不满意。

“北区食堂真是又小又难吃,下次给你带我们西区的汤包,那味道,绝了。”

第一次没有按照实验计划七点开始投入实验的嘉德罗斯戳着面前其实也算能入口的肠粉,低声说了一句。

“浪费时间。”

“NoNoNo。”金一本正经地反驳。“美食乃人生终极目标好吧,你这是吃惯了北区,今天中午你跟我去西区吃一回你就知道了。”

“填饱肚子是为了活着,但活着可不单为了填饱肚子。”金煞有其事地说着他自己都忘了从哪儿看来的句子,装的好像他不是在拖延时间以减少工作一样。

嘉德罗斯没有反驳,但是那天中午第一次为了一餐饭,真的跟着金跑到了西区。

意外地不错?这是他当时唯一的念头。

评论(8)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