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子安

背景是勺子画的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我爱嘉嘉一辈子!!
极度渴望旧设嘉
考研地狱ing

【双金】有一个双胞胎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投喂芽芽 @玉芽q_ψ(`∇´)ψ想要挽救秃头 的双金。all金汤底

顺手还个债什么的…… @为金宝的还债日常 

本篇2148/12310

本来写的另一篇结果写着写着发现成了剧情向鬼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所以临时跳出来赶了一个知乎体。

因为比较赶又很晚了所以粗糙又短小不要嫌弃呀qwqq

等我过了这段时间空出手再把那个双金剧情向发上来补偿你www


有一个双胞胎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暴走矢量  极端兄吹,离我哥哥远点谢谢

  完全不想说谢邀啊:)

  有个双胞胎是什么样的体验?看我简介。

  有个双胞胎是个什么样的体验呢?

  我有一个双胞胎哥哥,从外貌上看我跟他除了发色和瞳色之外是没有区别的。但我很清楚地知道,我跟他是截然相反的存在。

  我哥是金发蓝眼,正如他的发色,他是光的代名词。从小到大,他始终都是小太阳般散发着光与热的存在。而我,连有时候走在阳光下都会有会被灼伤的错觉。

  我们父母是很忙的,所以很小的时候就是他照顾我了。说是照顾我,其实应该反过来说是我照顾他才对,因为我哥哥其实是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笨蛋。

  比如,当初他第一次做饭时有一个菜没炒熟,成了夹生的,结果他就在我准备下筷子的时候一本正经地告诉我那是他最喜欢的菜不许我吃。结果当天晚上闹肚子还是我陪他在医院打针。

  比如,有一年冬天我们家的热水器坏了,明明设定好了烧满缸水最后却只烧了半缸,于是他就装作打游戏让我先洗,我完全没注意就把水用的差不多了,结果他洗到一半就只剩冷水了,于是又是我陪他去医院打针。

  零零总总说起来简直能说个三天三夜。以至于后来他一有什么异常行为我就觉得他肯定是又准备干蠢事了。

  但是我能怎么办,我只能在那之后包下做饭的重任,每天洗澡前先看一眼热水器,用各种方法杜绝他干蠢事的可能性咯。

  哦,还有一件事我很早就想吐槽了。

  我哥其实很聪明,学习能力创造力都非常惊人。但是,他非常地不适应学校的教学方式。

  具体表现就是,一上课就会睡着。

  节节课睡觉再怎么聪明成绩也不会特别好。所以在临近高考时找人补课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是,他竟然不找身在重点班的,月考常年稳驻第一的,卧室就在他卧室隔壁的人给他补课,而是去找了别人。

  我记得那会儿大概是离高考还差三个月左右的某一天。平时都跟我一起吃中饭的他突然跟我说他中午有点事,让我自己去吃。

  我说过嘛,只要他有点什么异常肯定又是准备干点什么蠢事。所以我一边答应着一边偷偷跟在他后面看他想干嘛。

  结果就看见他到了一个咖啡厅,隔着玻璃可以看见里面坐着我们学校年级排名前五还有一个年级第四的弟弟。哦他甚至给那个次次跟我并列第一的金毛矮子带了炒饼。

  他都没给我买过炒饼!虽然那是因为我不太喜欢吃,但这也不是他给其他人带东西的理由!

  所以我就直接冲了进去问是什么情况,那几个人看见我进来都神色各异。我哥说是想临近高考抢救一下,在场几位分别负责他除了语文外的某一科。

  我当时其实是真的很想问他,我,你的弟弟,作为全科制霸全校第一不就在这里吗你找别人干什么?

  尤其还找的最心怀鬼胎的那几个。

哦说起那几个人也是一笔烂账。

  鬼知道我哥哪里来的那么多烂桃花。

  那个金毛矮子据说最开始是指名想见我,说是想看看次次能跟他并列第一的人长啥样。结果莫名其妙就被一个zz带我哥那里去了。然后发生了什么还需要我说吗?

  年级第二倒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我跟我哥是两个人。因为我们三个根本就是一起长大的。所以我也格外讨厌他,不,这绝对不是因为他从很小起就开始跟我抢我哥的注意力。

  其他几个我就不一一吐槽,反正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被我哥吸引了。

不过好在我哥是个很迟钝的人,迟钝到什么程度呢?大概是那个年级第二送他朵玫瑰,他都能表示很感动并且拒绝并且表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但是你真的挑错花了”的程度。

  当然,这少不了我每天跟他说“因为大家都非常喜欢跟你做朋友,所以有些过激的行为肯定也是重视你这个朋友”的原因。

  不要吐槽我这个行为好吗?预防情敌有什么错吗?

  对,不用惊讶,我喜欢我哥,想上他那种喜欢。骨科病床我八百年前就预定好了。

  没什么可惊讶的吧。喜欢他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吗?

  他是我哥哎。

  那个在我生病时人都还没案板高就去给我做饭的哥哥。

  那个明明打雷时自己怕得要命却用手给我捂住耳朵的哥哥。

  那个完全不会打架却还是在我被人嘲笑时拼命冲过去的哥哥。

  连我自己有时候都会想,明明是同卵双生,为什么自私刻薄实不相瞒还有点恶毒的我会有这么一个天真阳光到白痴的哥哥。

而又是为什么,连多晒太阳都不愿意的我会爱上他。

  现在想来,也许是从一开始,那个孕育了我们两个人的受精卵分裂时就已经将我的一部分落在了他那里。所以在看不见他时我才会这么阴郁狂躁。

  我们原本就是一体的,所以只有看见他的笑容,听到他的声音,触碰到他的身体我才能重新获得内心的平静。

  更妄论,趋近光明,趋近温暖原本就是生物的本能。

  看看那群同样被他吸引了的不知所谓的家伙就知道。

  当然,哥哥是我的,我才不会让那群家伙抢走。我说过,我是个自私自利的人。不让我哥讨厌他们就已经是恩赐了。抢?哈。

  事实上,在我回答这个问题时我哥正睡在我旁边。

  别误会,我可没做什么。毕竟我哥还没成年呢,虽然那只是迟早的事,不过现在还是先让他多睡会儿吧。

  说到这个我还要感谢当初提出给我哥补习的那几位呢。因为现在每晚都是我给哥哥补习,所以补习很晚之后在我卧室里一起睡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哦说了这么多感觉好像有点偏题了。那就让我正面回答一下题主的问题吧。

  有一个双胞胎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你又没办法有双胞胎问这个干嘛?总之离我哥哥远点就行:)。

  

评论(38)

热度(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