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子安

背景是勺子画的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我爱嘉嘉一辈子!!
极度渴望旧设嘉
考研地狱ing

【雷金】蜃物语

物语系列第四弹。二翔给这个系列取了一个生动形象的名字叫:一看就知道作者取名废系列
雷总真的有毒
本来觉得这篇我撑死3000字能写完结果写到现在……
No path back之后好久没这么一气呵成了。
下次写雷金我会记得提前三小时开始动笔的(手动再见)
一个大写的OOC请注意
我是真的觉得这篇雷总严格来说崩了……


蜃物语

  雷狮是在进入沙漠的第三天看见那个神的。

  那时候他正经历着一场小型的沙尘暴。他用布裹紧了口鼻,整个人趴伏在买来的骆驼间,用最节省力气的方式等待着风沙的过去。

  然后,宛如时间静止了一样。风忽然消失了,失去了支撑的沙落了下来,让雷狮不舒服地眯了眯眼睛。

  然后他看见了那个神。

  他是从沙漠最中心处飞过来的,盘腿坐在一本摊开了书页的巨大的书上。雷狮可以看见那本书的封底是暗红色的,好像人类千年来积攒的血泪。

  而那个神,那个突然出现的神。

  明明是一个无惧严寒酷暑的神明,却穿着人类的衣服。金色的纱布裹满全身,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天蓝色的眼睛。

  雷狮收回目光,有点烦躁地把头发里领口间的沙弄干净,然后开始清点自己骆驼上的物资。万幸,刚刚那场沙尘暴并没有让他失去什么。

  “我以为你会好奇一下我。”

  那个神开口了,意外地是少年的音色。他的发音咬字都非常奇怪,像是无数种方言混在一起的结果。

  雷狮瞥了他一眼,从骆驼上取下了水壶小小地抿了一口然后迅速关上。

  “全知全能的神明不知道好奇心太重的人类会活不长吗?”

  雷狮开口。语调平平的一句话让他说出了讥讽的味道。那个神明脾气却好极了,很认真地摇了摇头。

  “我并不是全知全能的,我有很多不知道的事。哦对了,我觉得我应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金。”

  雷狮没理他,自顾自地收拾好,然后骑上了领头的骆驼继续往预定的方向走去。驼铃因为这动作发出一连串清脆的声响,在这风已经消失的地方,大概是唯一的声响了。

  “你真的不想问我问题吗?”那本书载着金飞了下来。那本书似乎随着这个动作变小了很多,于是它现在看起来更像一个坐骑了。于是金就坐在自己的坐骑上,和雷狮并排走着。

  “我以前遇见的人类都会问我很多问题,比如他们会问我,这本书是什么书。”

  雷狮又瞥了那个神一眼。那真是一点都不像个雷狮印象里高高在上的神。他此刻正絮絮说着他曾经遇见过的人类,蓝色的眼睛里有种孩子气的天真。

  “你……”原本不准备说话的雷狮最终还是开口。

  “你认不认识一个人?”

  “谁?”

  雷狮张了张嘴,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他刚刚抿的那口水给他补充的水分在迅速流逝。这位神想必同样也不知道人类并不适合在沙漠里多说话。

  他没有管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的金,拿起水壶又抿了一口水。

  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神会出现在这里,也许是找点乐子,也许是为了别的。但无论如何,都跟雷狮无关,他来这个沙漠,只是想找到一个人而已。

  但金却好像不准备放过他了。一整天,他都跟着雷狮。一会儿提醒他应该休息了,一会儿告诉他怎样才能抵御过于炽热的阳光。

  明明是个神,却仿佛非常精通人类在沙漠里生存的学问。

  “我经常会在沙漠里遇见人类,他们教会了我很多东西,作为回报,我经常会满足他们一些小小的愿望。”

  保持盘坐的姿势似乎很累,金现在很随意地坐在书边,晃着赤裸的双足。

  而终于在傍晚时到达了预定的绿洲,雷狮痛快地喝了不少水后也难得有心情理一下那位神。

  “所以,你想在我这里得到什么?”

  金歪着头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认真地说道。

  “如果你死了,我可以收藏你的灵魂吗?”

  “哈。”雷狮笑了一下。“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死后我的灵魂就会属于谁?”

  “但是。”金让书稍微飞低了点,让他可以平视雷狮的眼睛。“你死后,你的灵魂就不受你自己的控制了。”

  “哦。”雷狮开始一个一个地灌满带来的水壶,语气随意地好像谈论一个无关紧要的物品。

  “那你随意。”

  这个绿洲是他前行途上最大的绿洲,雷狮看着那汪已经接近湖了的泉水,最终还是决定洗个澡。

  他向来坦然,很随意地当着金的面把衣服丢到了一边。那位神却害羞了似的,转过身不看他。

  “其实你不应该一个人来这个沙漠。一个人的时候也更应该昼伏夜出。晚上有星星指明方向,白天的话你一个人太容易迷路了。”

  雷狮站在泉水里看着那个背对着自己的神,嗤笑了一声。

  “我以为你会希望我快点死,然后你就可以收藏我的灵魂。”

  金没有说话,只是垂眸看着自己身下的书。雷狮也没有再追问,给自己擦干之后甚至换了套衣服。

  他曾经是一国的皇子,虽然没有那些臭讲究的毛病,但是还是会习惯尽力让自己更舒适。

  而金自他那句话之后就有点闷闷不乐,直到雷狮在树林里采集到足够解决一段时间饭食的果子出来时他都还一直抱膝坐在书上,一言不发。

  雷狮看着那双眼睛,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主动开口搭了一句话。

  “所以,你那本书是什么书?”

  金没有抬头看他,而是伸手摸了摸那本书。轻声说道。

  “宿命之书,这本书上记录的,是所有人类的宿命。”

  “哦。”雷狮笑了一下,没有再说话。金却好像脱离了那种静默,抬头看向他。

  “你不好奇你自己的宿命吗?”

  “为什么要好奇那种东西。”雷狮坐在一棵树下,靠着树,丢了一颗果子进嘴里。

  “如果所谓的宿命是可以更改的,那么看了也没意义。而如果它不可更改,那看了就更没意义了。”

  “你真是一个奇怪的人。”金恢复了抱腿的姿势,有点闷闷地说道。

  雷狮没说话,又丢了一个果子进嘴里。嚼完咽下后却又突然想起来什么事似的,换了个姿势坐着,盯着那双天蓝的眼睛。

  “所以——你有没有兴趣让这个奇怪的人知道你长什么样?”

  即使是在绿洲里,金也一直没有解开面纱,所以从头到尾,雷狮都只能看见他的眼睛。

  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雷狮也没有强求,得到了答案之后就歇着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里,金一直都陪着雷狮。他是真的知道相当多的东西,还带着雷狮找到了一种植物。那种植物有着巨大的块茎,里面含有丰富的水分。虽然味道有点奇怪,但确实是人可以饮用的,无毒的水分。

  这让原本已经感到棘手的雷狮放松了不少。因为他要去的地方是大漠最中心,随着离终点越来越近,他能找到的绿洲也越来越小,到最后甚至完全消失了,只有一片残骸证明这里曾有水源存在。

  那天晚上他们就是在曾经绿洲的残骸上休息的。

  雷狮就着白天采集的水源把干粮咽了下去,金坐在书上看着他,两人都没说话。

  事实上,随着他们一步步地深入大漠,金的话越来越少。甚至到了后来,在周围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时,雷狮会整天整天地听不到金的声音。

  吃饱后雷狮躺在地上,瞥了一眼同样躺在书上看着天空的金,突然开口问道

  “大漠中心,是不是有传说中的蜃楼?”

  “你想去那里?”金从书上爬了起来,借着星光,雷狮可以清楚地看见他的蓝眼睛。

  “看来确实有。”雷狮从他的反应里得到了答案。

  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低声说道。

  “过了这片绿洲,前方的沙尘暴就不是我可以控制得了的了。这片大漠拒绝有人靠近蜃楼。”

  想起前几天的风平浪静,雷狮有些了然。  

  “所以前几天你是让沙尘暴绕过了我们?”

  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他。

  “你为什么会想去蜃楼?”

  雷狮也同样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天空。明明是沙漠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却有着其他地方轻易见不到的壮阔星空。

  金叹了口气,有点苦恼的样子。他让宿命之书降到了地上,然后恢复了躺着的姿势。这是他第一次让宿命之书落地,他就这么在雷狮身边躺着,声音轻得像呢喃私语。

  “活着的人,是无法进入蜃楼的。”

  雷狮侧头看了他一眼。金此刻正看着天空,金色的面纱让雷狮看不见他的表情。

  “你看着星空的时候,会觉得孤单吗。那么多星星,却只有你一个人。”

   金也侧过头看他,两人目光相接,雷狮可以看见他眼底的孤寂。

  这让他感觉心底某个地方被触了下,于是他移开目光又看向星空,状不在意般轻笑了一下。

  “现在不是两个人吗?”

  金侧了一下身子,面对着他。

 “你看着星空时,会想到什么?”

  “我?”雷狮看着那篇广袤无垠的星空。“我想的大概是,这个世界可比我见到的部分大多了,我还挺好奇我没见过的地方是什么样子。”

  于是金笑了一下。这是雷狮这么久第一次听见他笑。虽然金之前很喜欢说话,但雷狮却没听过他笑。在他安静的时候,他的身上总是笼罩着驱不散的冷清。

  “你真的不适合去蜃楼。”

  他像是终于确定了什么,又躺回了宿命之书上。

  “你为什么一定要去蜃楼?你想找谁?”

  雷狮没说话,闭上眼睛好像睡着了一样。但他并没有睡着,而是想起了久远以前的记忆。

  他曾在十三岁的时候被人推下过悬崖。

  具体是谁雷狮并不知道。作为大陆最繁华国家的三皇子,国内外想他死的人简直多如繁星。

  那时他被推下悬崖的时候,看着飞速接近的大海,觉得就这么葬身在大概好像也不错,至少不会被埋进那个古板的陵墓。

  然后他就感觉自己被风托住了。

  很难说明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眼前什么都没有,但他确实感觉自己被一个东西托了起来。下降的速度骤减,甚至开始缓慢地上升。

  他被风托着转过了身,然后,他看见了一个少年。

  那是一个金发蓝眼的少年,面容精致宛若天使。此刻,他正漂浮在半空中,脸凑的近极了。看向他的蓝眸干净无垢,里面盛满了好奇。

  而他的背后,一座巍峨华丽的建筑正在半空中缓缓现身,雷狮清晰地听见了陆上人们惊讶地大喊。

  “是蜃楼!!!天啊!!!是蜃楼!!”

  “你……”猜到托住自己的气流跟这个少年有关,雷狮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少年就主动说话了。然而,他说的似乎并不是属于人类的字符,雷狮精通很多国家的语言,却完全听不懂他说的话。

  意识到语言的不同,那个少年有点苦恼地嘟了嘟嘴。雷狮下意识想安慰他,但少年却突然想起了什么好方法一样开心地笑了起来。

  然后他就把头凑了过来,用额头贴上了雷狮的额头,然后闭上了眼睛。那一瞬间,雷狮脑海里出现了无数个画面,那些画面凌乱又纷杂,似乎是少年的记忆。

  他从那些记忆里看见了蜃楼内部数不清的金银珠宝和层层书架以及看不见尽头的沙漠里触手可及的星空;看见了少年随着蜃楼一起在世界各地漫游的场景,也看见了,少年无论在哪儿时,都是孤身一人的样子。

  而作为交换,他感觉到了自己的记忆似乎也被攫取了。他作为王储的出身,他在老师那里学到的一切。他曾经看到过的所有,他脑海里曾出现过的每一道思绪。

  自然也包括,他在看见少年时无法自抑的心动。

  他不知道少年懂不懂人类的感情,从少年的记忆里,他似乎从来没接近过人间。他看见少年得到他记忆后好奇又神往的样子,压下了心底无法言说的悸动。

  最后少年带着他在悬崖边的一个不起眼的地方落地。雷狮看着少年修长的四肢上华丽而神秘的图腾,那是装饰,却也更是禁锢。

  少年是被神明养大的孩子,却也是被禁锢在蜃楼里,只能寂寞地看着这个世界的人。

  少年的身形开始跟蜃楼一起消散了,如同清晨的雾气一般。雷狮看着少年渐渐消失,一种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让他猛地抓住了少年的手。

  “等我。”他说。

  少年愣了一下,然后开心地笑了起来,用力地点了一下头。

  “嗯!”

  雷狮重新睁开眼睛,看着曾在少年记忆里见过的星空。

  当他看着这片星空时,又在想着什么呢?

  金说的果然没错,自雷狮再次踏上旅程起,沙漠又开始向他展示它狰狞的一面。金在那个绿洲就跟他告别了。

  “已经有很多人死在这里了,如果死在前面是你注定的宿命,那么我也无法更改。”

  金看起来有点失落。蜃楼里取之不尽的宝藏一直吸引着所有知道这个传说的人,他已经试图劝阻无数人,但从来都没成功过。

  “所以,你真的不打算让我临死前看看你长什么样?”

  雷狮骑在骆驼上,看着已经让宿命之书高高飞起的人,调笑道。

  金叹了一口气。

  “只有死者才能看见我。等你死后,我来收取你的灵魂时,你会看见的。”

  还真是神秘啊。

  雷狮艰难地从沙堆里挣扎出来。

  刚刚一场铺天盖地的沙尘暴刮走了他绝大部分物资,还差点把他活埋了。他看着仅剩的骆驼,发现自己竟然还有心思想那个不知所踪的神。

  他拍了拍陪着他走了这么远的骆驼,抽出刀,却最终还是没有砍下去。

  不是他心软了,而是。他看见远处,天际线那里,又有一片沙幕席卷而来。蜃楼,确实不欢迎任何生灵的接近。

  雷狮笑了一下。干脆把刀丢地上盘腿坐了下来,他知道自己大概是没法活着走出这片沙漠了。

  在他提出想独自一人去找蜃楼时,几个哥哥看他的目光就已经是看死人的目光了。所有人都觉得他可能是疯了。只有雷狮自己知道,他只是着了魔。为一个只有一个短暂的相见,甚至连话都没说过一句的少年着了魔。

  但他们某种意义上来说,却又是世界上最亲密的人。因为他们曾经交换过记忆,分享过彼此内心最隐秘的思绪。

  蜃楼不欢迎活着的人,那么死后总可以吧?

  雷狮看着沙幕缓缓向他走来,脑子里想的全是那个少年的样子,想着那个少年纯净的眼睛,想着少年最后那个灿烂的笑容。但当那块沙幕淹没他时,他脑海里最后一个画面却突然变成了金的样子。

  真遗憾啊。他想。但他还来不及细想究竟遗憾什么,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雷狮那时候是真的觉得自己必死无疑,所以当他重新睁开眼睛看见那片熟悉的天空时,他的第一反应是——

  “死后原来是这种感觉?”

  他爬起身,看着不远处坐着似乎在发呆的金。

  金回过神,看着他。

  “你并没有死,我救了你。”

  “啊哈?”雷狮挑了一下眉。正准备说点什么金就像下定了决心一样,站起身从宿命之书上走了下来。雷狮下意识想阻止,金连鞋子都没穿,这地上可不是什么柔软的沙滩。

  但那位神明似乎已经无暇顾及这一切了,只是看着雷狮。

  “你想不想知道你自己的宿命?拜托了,我想确认一件事。”

  雷狮看着他身后浮起的宿命之书,了然。

  “你这本书,只有在有人向你请求时才能启动?”

  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雷狮打量着这位神明,心里盘算着要不要趁机提点要求。但当他跟那双与记忆中相仿的蓝眼睛对上时,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却都消失了。

  “行吧。”他“啧”了一声。“我的宿命是什么?”

  随着他这句话话音落下,那本宿命之书开始发光,书页开始快速地翻动。金转过身,无数雷狮无法识别的字符自纷乱的书页中升起。然后,“啪”地一声,宿命之书猛地合上,掉落在地上,仿佛只是一本再普通不过的书籍。

  这是什么宿命的意思?

  雷狮撇了下嘴,想开口问,但眼前的一幕让他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眼睛——金缓缓转身,在他面前摘下了头巾和面纱。月光下的他金发蓝眼,雷狮记忆里的那个少年长大了,依旧俊秀无双。

  “我一直在等你。”金说。

  雷狮一下子回过神,有些不自然地移开目光,注意到地上的宿命之书时却又笑了起来,

  “之前不是还说只有死者才能看见你?”

  “你的宿命,早在十三岁那年就结束了。”金叹息。

  雷狮愣住了。

  “宿命之书上记载的宿命原本是不可更改的,但我无意中救下了你。所以在宿命之书的记载上,你已经是一个死者。但你却还活着。所以,你是第一个完全不受宿命约束的人。”

  像是想到了什么,金蹙起了眉,有点苦恼的样子。

  “其实你当初能看见我,也说明那一瞬间你确实濒临死亡。但是因为你那时离蜃楼很近,周围又没有其他生灵,所以我才能救下你。”

  金回过身,扬起手。地上的宿命之书应势而起,重新漂浮在空中展开。恢复成了坐骑般的状态。

  “我当时并不知道,只是第一次发现我可以碰触到人类,特别开心,所以就把你救了下来。后来才发现,我的举动改变了宿命之书的内容。”

  “所以。”雷狮下颌收紧,声音带上了点怒意。

  “所以你现在想告诉我你当初救下我只是无意之举我现在可以回去洗洗睡了?”

  “不。”金转过头,没有犹疑地对上雷狮充满怒火的眼睛。

  “我只是觉得,你不应该被困在蜃楼。雷狮,你不受宿命的约束,你可以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去任何你想到达的地方。”

  “而且。”说到这里金忽然脸红了,移开目光不敢再看他。

  “当初交换记忆的时候,我曾经在你那里感受到了一种我没有感受过的情绪。我当时不懂那是什么。后来,因为想着你会来,所以我会去看每一个来到这个沙漠的人。他们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教会了我人类的语言,教会了我人类如何在沙漠里生存下去,也教会了我……”

  金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另起了一个开头。

  “那天,我感觉到又有一个人来到了沙漠。我是可以看见灵魂之火的,所以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你的灵魂之火很特别。”

  “所以,你想收藏我的灵魂。”雷狮接口。他的怒火早在看见金发红的耳朵时就消得差不多了。

  “嗯,但是,我又觉得,这人有点像你。但又不敢确定。”

  “所以,你一边说着想收藏我的灵魂一边却又提醒我想让我活下去。”雷狮想起了当初觉得金矛盾的地方。捋清思路之后,他很快就抓回了主导权。

  “那么,最后两个问题,第一,死后到底是个什么状态,第二,你在想什么。”

  “死后有两种可能,第一,是不再拥有个人的意识,只余灵魂之火。这是大部分人的状态,而第二,则是跟我立下契约,死后会保留意识和记忆,但是,会跟我一起被困在蜃楼,再也无法离开。”

  最后一句话金说的很轻。

  “雷狮,你应该拥有更广阔的天地。无论生前死后,都不应该被困在一个地方。”

  但雷狮却笑了起来,像听见了有趣的事。

  “虽然我偶尔会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但我还真没想过死后还能拥有意识,更没考虑过要怎么安排。所以,那个契约需要我做什么?”

  “我……”金还想劝,雷狮干脆地打断了他。

  “听着,在我曾经的人生规划里,找到你就是最后一步了,而且如果你真的学会了当初在我这里感受到的情感的话,你应该知道我在想什么对吗?”

  金咬着下唇没有再说话。雷狮低笑一声,顺势低头吻了上去。

  “船长,都准备好了,要出发吗?”

  大副走到了雷狮身边。雷狮“嗯”了一声,收起了手里的望远镜。刚刚他一直在看的地方,一个蜃楼正在缓缓消逝。

  金那小鬼,现在大概正在蜃楼里看着自己?

  雷狮勾了勾唇。当初从沙漠里出来之后他并没有回国,而是直接到了海边,组了一个海盗团。

  海盗自由自在又能四处探险的生存方式他很满意。而且,海上的蜃楼投影也特别多。

  那一夜温存时,金曾经告诉他,只要蜃楼能到达的地方,他都能看见,而且会让风给雷狮带去他的祝福。

  “走吧伙计们。”他从寮望台上一跃而下。“我们去干票大的。”

  “好!!”水手们纷纷开始欢呼。雷狮回头又看了眼蜃楼消失的方向。

  “等我。”他轻声说。脸上的神情,与当初那个十三岁的少年,并无两样。

——The end——

评论(22)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