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子安

背景是勺子画的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我爱嘉嘉一辈子!!
极度渴望旧设嘉
考研地狱ing

【嘉金】实验室日常二三事(三)

手机不方便插连接,前文可以戳我头像,往前一点点有一个总结,里面有前文链接。


实验室日常二三事(三)

(一)

  金终于意识到了嘉德罗斯早就在他微信好友列表里的时候是他已经在实验室混了一个多月日子的时候。

  说混日子还真算不上开玩笑。其实金经常会感觉嘉德罗斯的实验室并不缺人,虽然总共不超过两位数,但是每天他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时都只会得到一句“不用不用,你玩会儿游戏吧。”之类的回答。  

  因为金本身还没学专业课也看不懂他们在干什么,所以如果他们不给分配任务金就真的只能坐在一旁看着。

  “雷德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金坐在金色矢量上划到了雷德身边。雷德赶紧放下手中的试剂推着椅子把金推远了些。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可别靠太近,这些可都是强酸强碱之类的危险物品。”

  “哎?但是我有戴好手套啊。”金举起手,他每天一来实验室就会被嘉德罗斯盯着戴好手套穿好防护服。

  “要真的弄身上了这些可还真帮不了什么忙。”雷德耸耸肩。“老大可是特地叮嘱过不要让你碰到危险化学品。”

  “哎?那我应该做什么。”化学实验室里强酸强碱天天见,不让他碰那他还能干什么?

  “你可以精神鼓舞一下我们,比如给我一个爱的么么哒什么的。”

  金当然不会当真,跟雷德笑闹了两句就过了。

  不过当天晚上他还是没忍住发了一条朋友圈吐槽嘉德罗斯非要他每天去实验室报道却不让他碰化学试剂的行为,顺带吐槽了一下雷德。结果刚发出去没两秒就收到了雷德夺命连环call。

  “我的祖宗,你这是要我死啊!老大现在看我的眼神简直像下一秒就要泼一瓶硫酸在我脸上啊!”

  “啊?”刚准备唱首歌休息一下的金一脸懵圈。

  “你是不是忘了你加了老大的好友啊?”

  “啥啥啥??我加了嘉德罗斯好友?”金比雷德还惊讶。

  “我什么时候加的?”

  “……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敢吐槽老大了……”

  金回想起每次被嘉德罗斯折腾后发朋友圈结果就被折腾的更惨的记忆,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

  于是,内心崩溃的金怂怂地删掉了所有吐槽嘉德罗斯的朋友圈并按照雷德的指点迅速发了一条。

  “嘉德罗斯学长真是个好人啊,我最喜欢他了!”

  于是第二天,金就得到了一只红着脸却还故作镇定地说“看在你这个渣渣这么喜欢我的份上那我勉强答应你好了。”的嘉德罗斯。

  “哦好。”金下意识应了一句。

  ……

 等等。

  金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他刚刚,是不是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二)

  实验室的诸位第一次意识到金对于嘉德罗斯来说不一般的时候是金加入实验室后第第二个星期日。

  实验室周日上午都是会召集全员开会的,具体内容是汇报这一周的成果,并汇总这一周各位的问题进行讨论,最后由嘉德罗斯布置下一周的任务。

  不过还是因为金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嘉德罗斯也从来没给他布置过什么任务,所以这个会议对于金来说,就是一场非常漫长的折磨了。

  于是,对于习惯周末熬夜的大学生来说,似乎听着听着就睡着了也不算什么特别难理解的事。

  再于是,实验室的各位就看见嘉德罗斯讲着讲着声音忽然放低了下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能看见金坐在椅子上睡着了的样子。

  “呃……”坐在金旁边的学姐下意识想把金推醒,因为嘉德罗斯向来讨厌在学术会议睡觉的人。但是她才刚伸出手就收到了嘉德罗斯一记凌厉的瞪视,吓得她立刻就不敢动了。

  “你组织一下,问题你们先讨论。”他低声对坐在一旁的蒙特祖玛说了一句。然后就笔直走向金,直接把人打横从椅子上抱了起来。

  金是真的睡熟了,这么大的动作他也没醒,脸还在嘉德罗斯肩膀上蹭了蹭。这个无意识的动作让嘉德罗斯整个人的气势都温和了下来,像是怕打扰到金的梦境。

  于是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对于金是老大的人这一事实心照不宣了,也终于可以理解当初老大为什么三令五申绝对不能随便使唤金也绝对不能让金碰到危险物品了。

  所以平时酷炫的不要不要的老大谈起恋爱来竟然是这种护犊子到不行的款吗?

  总觉得有点崩人设是什么鬼。

  今天的实验室众人也依旧在心情微妙地被塞狗粮。

(三)

  嘉德罗斯是一个手很稳的人。

  这句话听起来有点像形容一个外科医生,但其实对于有时候也需要精准配比的化学来说,手稳也是很重要的。

  做过化学实验的都知道倒溶液时不小心手抖倒多了或者倒出来了都是正常的,但对于嘉德罗斯来说这种情况从来都不存在。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金让他摔了一个试管之后他会暴怒的原因。这是他第一次手抖,堪称人生污点。

  但他没想到的是,金后来又让他手抖了一次。

  金喜欢坐在带滑轮的椅子上滑来滑去他是知道的,因为实验仪器过多所以有些线路是不得不暴露在外他也是知道的。

  但他忽视了一件他本来应该知道的事:如果地上有东西,那么滑轮滑过时,是非常容易摔倒的。

  简直就像命运的重复,又一次,嘉德罗斯只剩最后一步就可以完成这一个项目。

  可是就在他拿着试管往烧杯里倒时,他的眼角余光捕捉到,金想滑到他身边时,被地上的线路绊了一下,连人带椅子摔了。

  更重要的是,他失去平衡时下意识想抓住什么的手打翻了放在试验台边缘的一个烧杯,烧杯里的试剂全泼在了他身上。

  实验室里装在烧杯里的能是什么?

  “啪”一声轻响,嘉德罗斯手里的试管再次掉在了地上,这意味着他们这个已经做了两个月的实验流程需要进入新一阶段的重复。但嘉德罗斯早就顾不上这些了,他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速度冲了过去,拽着金几乎狂奔到了隔壁休息室里的浴室中。

  他把花洒调到去离子水一档开到最大,然后一边把金推到花洒下开始快速脱掉他身上的衣服,一边在脑子里疯狂回放今天从他进入实验室后拿出来的所有化学品。

  不粘稠,没有刺激性气味,应该不是硫酸硝酸盐酸,氢氧化钠今天用量很大不是用那个小烧杯配的应该不是,还有呢,还有什么化学试剂溶于水是透明的?

  嘉德罗斯手抖的不像话,他第一次发现,他向来熟悉的化学领域,他向来觉得了如指掌的实验室里原来有这么多未知的东西,而每一项未知,都有可能对金造成无法逆转的伤害。

  “老大,老大!”

  浑浑噩噩中,嘉德罗斯听见雷德好像在叫他的名字。他回头看过去,就看见雷德手里拿着那个烧杯。

  “我刚刚去化验了。这里面没有什么危险品,只是一杯去离子水而已。”

  去离子水?

  只是去离子水吗?嘉德罗斯像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一样仔细看着金之前跟溶液接触了的地方。那些地方的皮肤依旧娇嫩白皙,没有烧伤没有灼伤,没有任何化学药剂留下的痕迹。

“哦对了。”金也想起来了“那杯去离子水好像还是我倒的,学姐用剩下我就顺手放那……。”

  他话还没说完嘉德罗斯就猛地把他摁进了怀里,用一种恨不得将他碾进自己身体里和自己合二为一的力道抱着他。

  只是去离子水而已,太好了,只是去离子水而已。

  嘉德罗斯抱着怀里毫发无损的人,被惊飞到了九万里高空的心终于一点一点地落回了身体里。那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太过于强烈,甚至让他有喜极而泣的冲动。

  不过,他好像忘了一个问题。

  “那个,老大,花洒还没关呢。”雷德发挥了自己不怕死的精神指出。

  于是那天下午的实验以嘉德罗斯跟金双双浑身湿透提前签退作为了结局。

(四)

  金第一次明确自己的心意,就是在那次过后。

  其实在溶液泼到他身上他却没有感觉到疼的时候他就猜到里面大概不会是什么危险品。但之所以没说,是因为他当时其实有一点被嘉德罗斯吓到了。

  那是他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嘉德罗斯,恐惧无措又慌乱,仿佛面临末日的孩子。

  在被他抱的浑身疼却还是没有任何讨厌的感觉甚至有点开心的时候,金就觉得自己大概是没救了。

  因为嘉德罗斯摔了两次试管,所以本来早在五月份就可以完成的任务被拖到了暑假。嘉德罗斯特地给整个实验室放了几天假,请人来把实验室整修了一下,将所有的线路都埋到了地下。

  不过就算是这样,实验室里还是增加了一堆很容易让新生摸不着头脑的规定。

  比如不准将任何溶液放在桌边。

  金乖乖地把暑假实践的任务搬到了实验室做,每天陪着嘉德罗斯加班赶进度也什么怨言都没有,甚至偶尔还会给嘉德罗斯一个么么哒。

  总要给点精神鼓励吧,毕竟这个实验论文上嘉德罗斯也会写上他的名字。所以还是得做点贡献什么的。

  金一本正经地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然后做好了心里建设的金就又在趴桌上睡着了的嘉德罗斯脸上亲了一下。

  虽然刚开始觉得你挺讨厌的,但是,很高兴遇见你啊。

 我喜欢你,嘉德罗斯。

——FIN——

嗯没错,实验室就只有这么多了,算完结了,其实本来就只是一个突发奇想的延伸,现在把想写点都写完了,所以就没了😂
顺带一提,实验室里真的要小心,坐在椅子上打翻溶液的事在我们实验室真的发生过,只不过打翻的液体比较粘稠没溅到身上才没出事。
今天大概只有这一更了,因为下午做实验GG两次搞到八点多快九点才回来
窒息
明天见!

评论(23)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