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子安

背景是勺子画的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我爱嘉嘉一辈子!!
极度渴望旧设嘉
考研地狱ing

【耀金】鬼物语

跟花物语没关系。纯粹我取名废而已。
总觉得哪天能攒出个物语系列,收录各种非人类或者奇幻设定的短篇……
坚定地没爆字数,在预定字数内写完了(骄傲叉腰)
没什么剧情,很简单的小甜饼。
行走的欧欧西。
我竟然一直打错了耀哥的名字……我错了(扑通跪下)




鬼物语
  如果你问神近耀有一个能看见鬼的恋人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你大概只能得到一个不带任何含义的注视。但如果你问金能看见鬼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那可就有意思了。
  “挺好的。”金会这么告诉你。“那些鬼并没有其他人说的那么吓人,他们都很可爱的!”
  是的,可爱。
  金眼里的鬼其实都是相当可爱的。真正意义上,外貌上的可爱。
  虽然第一次见到的鬼确实有点吓人。
  金是在十二岁的某一天突然能看见鬼的。
  那天中午,他惯例午睡,醒来时却一眼看见床边有一只狰狞的怪物正在看着他。
  金当时差点被吓哭,那只鬼似乎也被他吓了一跳,瞬间就消失了。但这并不能解除金的害怕。他跳下床一路喊着神近耀的名字,直到最后一头扎进幼驯染的怀里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耀我刚刚看见一只好可怕的鬼!”金比划着描述那只鬼有多可怕,回想起当时的场景还又打了个寒噤,显然吓得不轻。
  没比金大多少却稳重许多的神近耀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给他倒了杯温水安抚他的情绪。
  不过也只有那一只鬼比较可怕而已。那天晚上在神近耀的陪伴下才入睡的金第二天醒来,就看见床边坐着一只小精灵。是真的小精灵,跟故事书插画里画的一模一样。
  “你好呀。”小精灵跟他打招呼。“我叫艾米丽。巴克说你能看见我们,所以我过来看看你。”
  “巴克?”虽然又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东西,但是或许因为小精灵在故事里都是友善的,所以金并不怎么害怕。
  “就是你昨天看见的那只啦。他昨天突然发现你能看见他,被你吓一跳。”
  “唔。”本来想到昨天下午还有点害怕,但是,或许是因为艾米丽告诉他那只鬼也被他吓到了,金反而有点不太害怕了。
  “他被我吓到了吗?”
  “对啊。”艾米丽肯定地点点头。“虽然他长的有点可怕,但其实他胆子特别小。”
  听起来,好像鬼也没那么可怕哎。
  金想起那只鬼突然跑掉的样子,不由得觉得其实也没什么好怕的。
  “哦对了。”艾米丽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听说你能看见我们,大家伙都很开心,所以你待会儿可能会看见好多我们的伙伴,你可别太惊奇,毕竟其他人看不见我们。你别被当成傻子了。”
  “你们有很多吗?”
  艾米丽歪了歪头,朝门外招了招手。
  “你们进来吧。”
  然后,金就看见了相当多他只在童话或动画里见过的动物。
  一只长着翅膀的兔子最先飞了进来,后面跟着一只毛色五彩斑斓的猫。悬浮在空中的考拉抱着他的树枝,小企鹅有着粉红色的肚子。     哦,最后还跟着巴克,跟这群卡通风格的鬼们混在一起,连巴克看起来都没那么可怕了。
  于是,金很快就愉快地接受了自己能看见鬼了的现状,甚至还有点喜欢这样的生活。
  因为无论走到哪里他都能认识各种各样奇怪却可爱的鬼们。事实上,他偶尔还会特地拉上神近耀一起去传说中闹鬼的地方探险,看能不能认识很多新的小伙伴。
  美中不足的大概是神近耀是看不见鬼的,因为每次那些奇幻的动物们在他眼前飘来飘去时他都没什么反应。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知道生活中有很多鬼。因为每遇见、认识一个新伙伴,金都会告诉神近耀。
  “耀!耀!”十七岁的金依旧可以看见鬼。神近耀一看见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大概又认识了什么新的鬼。
  熟练地扑进已经比他高好多的幼驯染怀里,金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窝好,然后开始讲他今天认识的鬼。
  “他是一只玫瑰花妖,叫多奇卡。虽然是花妖但是是男生。我今天上课的时候看见雷狮学长拿着一捧玫瑰花站在那里在等谁,看见我就走过来好像准备跟我打个招呼,然后我就看见多奇卡把他的花都吹跑了。多奇卡跟我说这好像是因为雷狮学长觉得玫瑰花都是象征女孩子,他不高兴所以就把花吹跑了。不知道雷狮学长是准备跟谁告白,但是他当时的表情真是太好玩了哈哈哈哈哈哈。”
  想起白天,看不见鬼的雷狮发现自己的花被莫名吹跑了的样子,金笑的肚子都疼了。看他笑成这样,神近耀有点无奈地帮他揉了揉肚子。
  “说起来,今天晚上我们社团聚餐,我可能不回来吃了。”
  金忽然想起来另外一件事,于是就跟神近耀说了一声。听见他要出去聚餐,一直站在一边的巴克凑了过来。
  “金你要出门吗?”
  “对啊,巴克你要来吗?”
  认识好几年,金早就不怕巴克了,事实上,虽然巴克长的很吓人,但其实是个特别好的人,有时候金遇上找他麻烦的人都是巴克制造各种动静把那些人吓跑的。平时每次金晚上出门巴克也会跟去保护他。
  “嗯,我跟你一起去吧。”巴克点了点头。
  “那,耀我出门咯!”看到快到聚餐的时间了,金赶紧从神近耀怀里爬起来,穿上鞋子准备走人。
  “晚上早点回来,别玩太晚。”神近耀帮他系好围巾,又揉了揉他的头。
  “嗯!”
 
  “!!!”
  一只流着口水的恶鬼嘶吼着冲向金,但还没进入金的视线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捆住了,挣扎两下后,就被烧成了灰烬。
  神近耀从阴影里走了出来,手上还捏着指决。不复金面前温柔的样子,带上了面具的神近耀神色冷漠,仿佛高高在上的神祇。
  所有曾在金面前出现过的鬼魂们围绕在他身边,毕恭毕敬的样子。
  “自从金小主人体质觉醒之后注意到他的恶鬼就越来越多了啊。”
  艾米丽还是那副小精灵的样子,但说话方式却完全不像在金面前娇憨的模式。
  “无妨。”神近耀又捏了一个决把那只恶鬼最后的灰烬吹散,看着走远的金,眸子里多了些许温度。
  “我会保护好他的。”
  “神近耀大人。”金今天刚认识的多奇卡弱弱地说道。
  “我现在可以恢复原型了吗?我法力有点不够用了。”
  神近耀看了他们一眼,默许了。于是随着“嘭嘭”的声音,他身边除了艾米丽之外所有梦幻外表的鬼魂们纷纷恢复了原本的,比巴克还可怕的外表。
  然后,他们开始进入下一项惯例的工作。
  “今天雷狮想给金小主人送花,所以我把他的花吹散了。”多奇卡最先开口。
  “哦,今天安迷修往小主人桌子里塞了一封情书,我把那封情书吃了。”饕餮外表的鬼也积极汇报。
  其他鬼也开始七嘴八舌地告诉神近耀金学校那几个想打金主意的人今天干了什么,又是怎么被他们破坏的。
  “做的不错。”听完所有的汇报,神近耀打了个响指,几张元气符应声点燃,得到了能量补充的诸鬼毕恭毕敬地给神近耀行礼。
  “多谢神近耀大人。”
  神近耀“嗯”了一声,隐进黑暗里离开了这里。
  已经当神近耀役鬼多年但还是有点怕他的诸鬼在他离开后都明显松了一口气,然后开始七嘴八舌地聊起天来。
  “多奇卡你真是想的出来,竟然说自己是玫瑰花妖。”
  “你以为我乐意啊,不然我怎么解释要把雷狮的花吹走?要是被金察觉到雷狮的心情神近耀大人肯定会烧了我的。”
  “哎,都怪当初巴克那个家伙把金小主人吓到了,不然我们哪用得着天天维持变形?我感觉我这么多年用的最熟练的大概就是变形咒了。而且每天还得绞尽脑汁不让小主人发现地破坏那些人的行动。”
  “别说了,当初神近耀大人要求我们变成一个可爱的让小主人心情好的样子,我怎么知道这年头的小孩子喜欢什么样的,只能照着动画片变,幸好小主人没发现我颜色变错了。”
  “哎——做鬼真难啊。”
  众鬼吐槽了会,然后不约而同地感叹到。
  “耀!”聚餐完回来的金看见在路口等他的恋人,开心地扑了过去。
  “我今天聚餐的时候听他们说附近好像又有一个闹鬼的地方哎!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巴克闻言想了想,然后发现,那个据说闹鬼的地方,是真的住了一只鬼。
  神近耀温柔地牵起金的手,点了点头。
  于是巴克开始同情那只目前还不知道自己即将大祸临头的鬼。
  不知道神近耀大人这次准备让那个鬼变成什么样,又要让他编个什么样的身世故事了。
  哎。虽然没参与众鬼的讨论,但是巴克还是在心里跟他们一样感叹了一句。
  做鬼真难啊!
——The end——

评论(16)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