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子安

背景是勺子画的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我爱嘉嘉一辈子!!
极度渴望旧设嘉
考研地狱ing

欢迎来到童话世界(一)

ALL金,新坑预定。债多了不愁坑多不压身我什么都不怕。tag就是标题啦
非常非常有毒非常非常雷的文。慎入。









作为一个男生,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粉嫩嫩的床上,盖着有蕾丝边的被子,呆在一个触目所及全是各种少女心装饰品的房间里,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金的做法是,闭上眼睛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别说了肯定是我今天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
  然而,即使他重启n次花样睁开眼睛也改变不了他确实正躺在一个明显是女孩子的还是陌生女孩子房间的事实。
  而当这个事实建立在,他此刻还正穿着一身跟这个场景非常搭的睡衣,旁边凳子上也没看见自己的衣服而是一条裙子的前提下时,金有那么一瞬间真的怀疑其实自己之前那些作为男生长大的记忆才是假的。
  直到他确认了自己并没有变性他还是个男孩子而且不出意外这个身体还是他的身体后。
  别问他怎么确定的。脱裤子有谁不会吗。
  所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金用他为数不多的脑细胞开始了思考。但是现在的情况实在太超出他的认知范围了,而且也不太可能是其他人的恶作剧或者任务什么的,所以金想了很久以后决定——
  要不还是再睡一觉看起来能不能恢复正常好了。
  他果断重新躺下,盖好被子,正准备闭上眼睛就听见门被敲响了。
  “我可爱的妹妹哟,今天你怎么还没起床?”
  金正准备吐槽我明明是个男生,就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出现在这里,还穿着这个房间主人的衣服,如果被人发现了他们会不会以为自己是变态对原主人做了什么?
  金爬起来神色凝重地看着房门,仿佛那里有一只欲择人而噬的野兽。
  怎么办呢……他咬着下唇有些纠结。
  要不装作睡着了没听见?
  就在他打定主意不出声时,门外那个人又说话了。
  “妹妹,你再不起来,可就要错过早餐了。”
  我没听见我没听见。金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
  等等!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从刚刚他就想说了,这个人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很耳熟哎。
  “妹妹?”门外又传来了一声,金顿时就把这个声音跟记忆里的对上了号。
  “安迷修!”金激动地冲向门,哗地一声大力把门拉开。然后,他就看见了穿着虽然简洁又漂亮但是再简洁再漂亮也掩饰不了那是一条裙子的事实的裙子的安迷修。见他猛地拉开门,安迷修还下意识捂了一下裙摆。捂了一下裙摆。捂!了!一!下!裙!摆!
  金啪的一声把门给甩上了。摁着受惊过度的小心脏靠着门坐下努力消化刚刚那副可能够他做好久噩梦的场景。然后身后就传来了安迷修急切地敲门声。
  “等等!金!事情不是……”安迷修的声音突兀地消失在了一半。金愣了一下,立马爬起身打开门,门外空空如也,好像刚刚只是金的一个梦境。
  怎么可能!金瞪大了眼睛。正想走出门看看,却在踏出门的时候撞到了一堵透明的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尝试着踹了一脚。那里明明看上去什么都没有,但他却又确确实实感觉踹到了什么。
  梦……对,这肯定是一个梦。金有些惊慌地关上门,冲回了床上,又给自己盖好了被子。
  这肯定是个梦,睡醒了就好了,快睡吧,再醒来就好了。金这样告诉自己。或许真的是这一切给人精神上的刺激太大导致精神疲劳,在床上没躺多久,金竟然真的又睡了过去。
  一阵不知起源的风从没关紧的窗户里吹了进来。带来了这个世界的窃窃私语。
  “欢迎来到童话世界。”

——TBC——
为了给你们展示我家傻儿子给我画的头像特地开个新坑(并没有)
目前还比较粗糙啦,等着她给我换头像那天(疯狂暗示)
这篇看起来好像悬疑其实只是一篇天雷文而已。特别有毒的那种
我的逻辑基本已经在下午500行代码和两小时排线中被摧毁殆尽了所以别问我在写什么我也不知道(神志不清.jpg)

评论(5)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