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子安

背景是勺子画的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我爱嘉嘉一辈子!!
极度渴望旧设嘉
考研地狱ing

【圣诞贺】Merry christmas

写了两天的圣诞贺。本来准备速撸一个3000字小短篇,结果  @昗肜肜o(≧v≦)o~~▄︻┳一· 说,要不你还是细化一下吧。然后就变成了这样。至于圣诞贺,为什么我会现在发出来呢?当然是因为我除了这个啥都写不出来了(划掉)当然是因为我圣诞那天有考试估计没什么时间啦。格式问题明天开电脑再改,手机排版真的绝望
zz文,慎。基本把能写的人物都写了
人物全崩,个别极度ooc(嘉嘉你先把棍子放下)






  “世界上当然有圣诞老人啊。”在被问及的时候,金回答的很理所当然。
  “圣诞老爷爷每年都有给我送礼物的。”
  “哈,那其实是……”那个人正想告诉他礼物都是家人朋友准备的,不远处的格瑞就看了过来。看着他扛在肩上的烈斩,那个人咽了咽口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又是一年一度的圣诞夜啦。金惯例拿出特地买来装礼物的袜子,挂在了床头。心里想着圣诞老人今年会送什么给他。
  和其他人不同,金其实没许过愿。但是圣诞老人却总是能给他送来他最想要的东西。所以说,圣诞老人肯定存在的啦。
  他这样想着,如往常一样,在九点半就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铛——”十二点的钟声响起。金的房门忽然“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小口子。
  “那个渣渣睡了吗?”一声小到完全不符合嘉德罗斯脾气的提问。
  “报告嘉德罗斯大人,他已经睡熟了。”
  “那我们进去。”
  蒙特祖玛发动自己的能力屏蔽了声音,然后三个人就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哼,这个渣渣睡的还真熟。”嘉德罗斯最先注意到的是躺在床上的金。月光下的少年眉目舒展,显然正做着什么美梦。尽管知道蒙特祖玛的能力发动后什么声音都传不过去,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放轻了声音。
  “老大,这里应该就是那些人说的放礼物的地方了。”雷德已经窜过去找到了一只做工精美的袜子。
  “这么小?”嘉德罗斯不满意地鼓了鼓脸颊。但还是下定决心般走了过去。
  蒙特祖玛跟在后面解释。
  “一般都是这么大的袜子……等等!嘉德罗斯大人!你在干什么?”
  蒙特祖玛一愣一愣地看着嘉德罗斯拿起袜子就开始往自己腿上套。完全不顾那只袜子的抗议把自己的左脚装了进去,而且装完还不满意,试图把开口再拉大点,看架势似乎还想把右脚也装进去。
  只是虽然那是特制的圣诞袜,但那只是一只袜子而已,装下130斤的(划掉)嘉德罗斯的左脚之后就已经鼓的让人怀疑下一秒袜子就要破了,怎么可能还有空余。所以嘉德罗斯尝试几次之后,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放弃把自己装进去的想法,不满地抱怨道。
  “哼。渣渣就是渣渣,连礼物盒都准备得这么小。”
  不,老大,我觉得正常人都不会准备一个能把你装进去的礼物盒吧……
  雷德接住嘉德罗斯脱下来的圣诞袜,想法难得和正常人接轨了。
  嘉德罗斯看着被拿远的袜子,满脸的嫌弃。
  “嘉德罗斯大人……没有准备其他礼物吗?”平复了一下心情的蒙特祖玛看了眼金,确定刚刚的声音没传到他那边去之后,问道。
  嘉德罗斯盯着那个袜子看了两秒,有点怨念地哼了一声,伸手用元力凝出了一个缩小版的大罗神通棍,大小刚好可以放进袜子里。
  “放进去吧。”他把那个模型般的武器扔给了雷德,后者赶紧双手接下。毕竟虽然看起来随意的很,但是这个东西做起来可不容易。即使是嘉德罗斯,把这个送出去之后也得休息两天。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玩具般的东西,能在佩戴者危险时释放出相当于嘉德罗斯全力一击的力量,还能立刻让嘉德罗斯感知道他目前的位置,可以说为佩戴者添了一道相当强力的保护符了。
  雷德追随嘉德罗斯这么久,这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嘉德罗斯还会做这个——毕竟,这个还得特地去学。
  “走吧。”最后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金,嘉德罗斯转身,带着蒙特祖玛和雷德走了出去。
  “咔”门又被关上了。








  “吱呀——”半小时后,金的房门再次被打开。两个小斯巴达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确定金睡的正香之后,朝门外招了招手。
  “嘘——”紫堂幻抱着一本小相册对着他们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也跟着小心地走进了房间。
  “唔——”金忽然翻了个身。吓得紫堂幻手一个不稳,相册掉了下去。得亏小斯巴达A机智,垫在那个相册下才没发出声音惊醒金。三个小斯巴达加紫堂幻四个人一起松了一口气。
  “应该是这里吧。”紫堂幻摸到了金的床边,果然发现了一只袜子。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袜子并不是空的,里面有个小小的大罗神通棍——刚刚谁来过简直再明显不过。紫堂幻有些失落,但很快就调整了过来。在小斯巴达的帮助下把小相册塞进了袜子里。
  这是他花了好几天手工制作的相册,里面都是他跟金一起拍的各种照片。
  从一开始,他们在凹凸大厅相识。他们组队时金拉着他拍的合照。到后来,他们在刷积分时,第一次联手打败一只高级怪时的纪念照。还有认识凯莉之后,他们第一次一起吃到月光慕斯之后激动不已的样子。甚至连他们后来加入鬼天盟一起带着面具的照片,他被迷惑跟金刀剑相对的照片,都在其中。他还把每张照片都做了归类并在旁边附上了简要的描述以提醒金这是他们什么时候拍的。毕竟,按金的脾气,大概是记不住这些细腻的东西的。
  他目光柔和地看着金。其实以前他都没有意识到,直到决定制作相册,翻开了自己的终端他才发现原来他们已经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事,一起度过了这么多时间,一起留下了这么多纪念。
  无论好的坏的,那都是他们的独一无二的纪念。
  那本相册他并没有做完,留了不少空间。他其实也是有私心的,即使因为大赛其他选手存在感太强势平时没有表现出来,但他还是想用这种方式告诉金。我们还会一直这样一起走下去。那本相册还有很多,在等着我们用新的珍贵回忆去填满。
  “咔”门又被关上了。
  “啧啧,这个笨蛋倒是挺受欢迎嘛。”几分钟后,地上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个头骨里吐出了凯莉。她其实比紫堂幻来得更早,但是正想出来就发现门开了,这才等了会。
  她如猫儿般轻巧地跳到了床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睡的真香啊,真是个笨蛋。凯莉坏心思地伸出手捏了一下金的鼻子,又在他感到不舒服时快速松开。
  然后她把圣诞袜拿了过来。圣诞袜本身空间就不大,装了两样东西之后更是没多少空间了。她拨动了一下大罗神通棍和相册,最终还是没把它扔掉。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同心结。
  这个东西她早就知道有,却是第一次做。“星月魔女”战斗力上很少怕过谁,但这么个小东西却把她折磨了相当久。
  她当初其实犹豫过要不要送这个给金,毕竟她觉得那个笨蛋肯定不会懂背后的含义,但最后,她还是决定就这个了。
  毕竟这就是她的心。
  “那小子如果不领情的话,我肯定要把他扔到一个永远回不来的地方。”老骨头想起之前凯莉通宵折腾了好几天的样子,不禁感叹到。
  不过到底还是按时做完了。凯莉勾着嘴角笑了笑,把同心结塞了进去。正准备走,忽然眼珠一转,回头把紫堂幻的相册掏了出来,用自己和金的合照填满了后面所有的空白。
  这才像样嘛。凯莉转了转嘴里的棒棒糖,又让老骨头把她送了出去。








  “吱呀——”快到一点的时候,金的房间门又开了。这次,是安迷修。
  他先是把门打开了一个小缝,反复确认金正在熟睡之后,才用可能可以打破个人记录的速度溜了进来再把门合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忍不住有点唾弃自己。毕竟,未经主人允许私自入侵什么的,实在不符合他的道义。但是,从下午听说金还相信圣诞老人的存在时,他就觉得他应该做点什么。
  金是他必须守护之人。这是那次短暂的相见中坚定的信念。
  所以,既然金相信圣诞老人的存在,他就必须让圣诞老人出现。
  所以他特地买好了一些礼物并以圣诞老人的名义写了封信,甚至还穿了一身圣诞老人装以防金忽然醒来。
  没错,安迷修现在正带着一顶红色的帽子穿着一身圣诞老人服。为了仿真衣服里还塞了不少棉花以营造出圣诞老人的感觉——虽然他觉得这么胖的圣诞老人怎么可能钻的进烟筒但是既然王子殿下啊不对金相信那么安迷修就从善如流地换齐了全套装备——甚至脸上贴了精心制作的眉毛胡子还用笔画了皱纹,完全做到了大概他师父忽然出现都绝对认不出他是谁。
  这样就算金忽然醒来也不会打破他对圣诞老人的认知了。安迷修为自己的机智陶醉了两秒。
  他带着全套装备走到了床边,然后很快就发现,自己好像有点多余:金放在床头的袜子已经被塞满了,完全不用担心第二天起来没看到礼物而怀疑人生。他看着那个都快被撑破的袜子看了两秒。叹了口气,戳开平台买了一个更大的袜子。
  “咔”在用大袜子把那个小的圣诞袜装好又把自己的信放进去以后,安迷修也离开了。








  “吱呀——”安迷修走后没多久,门再次被打开了,两根呆毛伸了进来。
  “很好,王子殿下正在睡觉,我们赶紧过去把巧克力塞到他的袜子里。”艾比自信满满地握拳。这几天试吃巧克力试吃得面如菜色的埃米看着金无忧的睡颜觉得还是得最后抢救一下。
  “老姐要不我们换别的送吧……我真的怕金被你毒死。”
  “你什么意思!”艾比毫不犹豫地一拳把埃米扁到了地上。
  “当然要送这个!除了亲手做的巧克力,还有什么能表达我对王子殿下的爱!而且这上面还特地刻了我的名字,王子殿下吃了一定会爱上我的。”
  “不,我觉得他只会因为拉肚子被送进医院后对你的名字留下心理阴影。”
  “你……”艾比正准备好好教育一下弟弟。金忽然“唔”了一声,似乎听见了动静。吓得两姐弟赶紧躲在一个其实根本藏不住人的箱子后面抱成一团。
  好在金并没有醒,只是翻个身又沉沉睡去。艾比瞪了弟弟一眼,然后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结果发现金的床头根本没有袜子。
  不是说王子殿下相信圣诞老人的存在每年都要挂袜子吗?艾比愣了。好在跟过来的埃米眼尖,注意到金的床边有一个大袋子。
  他走过去,拉开袋子,发现里面正是艾比寻找已久的圣诞袜。那个袜子此刻正跟一个模型大小的大罗神通棍,一个手作相册和一个做成奇怪形状的线团放在一起。
  他拿出圣诞袜戳了戳姐姐。然后得到了艾比一个干的漂亮的眼神。她接过袜子正准备把巧克力塞进去,却发现里面有一封信。封面上写着:
“ To:金
  From:圣诞老爷爷”
  艾比黑线了两秒,果断把信也扔进袋子里,然后把自己的巧克力装进了袜子。
  “走吧。”达成目的心满意足的艾比一马当先走向门口。埃米犹豫了一下,趁着姐姐没注意飞快地把自己做的巧克力也塞了进去。
  当然,他那块上刻的名字是埃米。
  “咔”门再一次被关上。









  月亮渐渐东移,不知道过了多久,“吱呀”一声,门又开了。雷狮堪称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他大概是所有人里最自在的,并没有半点要收敛的意思。
  他径直走到了金的床边,看着那个袜子型的袋子时挑了一下眉——这是什么?他用两根手指把袋子捻了起来,往里扫了一眼就大概明白了情况,不由得嗤笑了一声。
  “倒是挺受欢迎啊。”
  雷狮随手把袋子扔到了地上,从里面捡出圣诞袜。然后又掏出里面的巧克力扔进袋子,把袜子翻过来甩了甩,确定没有其他东西之后,从衣服里拉出了一个挂坠。
  那是一个羚羊角形状的挂坠,在月光下闪着莹蓝色的光。这个挂坠是当初和羚角号一起送到他手上的,只要有这个挂坠,在羚角号上就有跟他同等的权限。
  他低头看着正在咂嘴好像在梦里吃着什么美食的金,意味不明地哼笑了一下。然后他扯下挂坠,弯下腰,细致地把挂坠戴在了少年颈上。
  “钥匙都给你了,可别找不到门。”
  他把少年的脸掰正,吻了上去。直把金吻的在梦里挣扎了两下才松开。
  做完这一切,雷狮拎起被他丢在一遍的袋子,临走又忽然想起了什么,意思意思往圣诞袜里塞了一团槲寄生,然后又把圣诞袜挂在金的头顶才离开。
  “咔”门被关上,几分钟后,从天花板上缓缓降下了一个人——卡米尔。
  他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那只圣诞袜,刚刚他看见了雷狮所有的动作,自然也知道,那个圣诞袜里装的是槲寄生。
  站在槲寄生下的人,不能拒绝被亲吻。他想起那条查圣诞风俗时看到的东西,有那么一瞬间有点分不清大哥是不是知道他也跟过来了,他又是不是故意把装了槲寄生的圣诞袜系在金的头顶。
  卡米尔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走过去。金此刻依旧睡的很熟,刚刚雷狮给他的打扰并没有让他困扰多久。他在梦里还是吃着大餐,甚至舔了舔唇。
  看着金这个动作,卡米尔眸色深了很多,最终,他还是顺从内心,压下围巾,捏着金的下巴吻了上去,最后甚至出于一种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心态在金的下唇上轻咬了一口。
  做完这一切,他起身整理好了自己的围巾,然后把那个装有槲寄生的圣诞袜解了下来,把自己做的姜饼小人放了进去。
  他们星球并不过圣诞节,所以他也不知道真正的姜饼小人应该是什么味道。但他还是尽量去模拟了那种口味。听说金他们星球的孩子圣诞节都要吃这个,他不想让金留下遗憾。
  他把那个圣诞袜放回了传统挂圣诞袜的地方,然后也离开了。
  “咔”门又被关上了。








  “扑通。”一个黑色的人影轻声落在地上,然后打开了门。佩利立刻冲了进来,后面跟着帕洛斯。
  “我好像闻到了雷狮老大和卡米尔的味道,他们好像之前来过。”佩利动了动鼻子。
  “你小声点。”帕洛斯皱着眉提醒了一句。他本来一点都不想带上佩利,但这只傻狗耳朵太灵了,他刚出门就听见动静追了上来。为了不惊动其他人只能带着他过来。只是没想到,跟他同一个想法的不止一个。
  “这是什么。”佩利已经顺着味道找到了圣诞袜,掏出了装有姜饼小人的盒子。
  “应该是卡米尔哎你等等……”帕洛斯看着佩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开盒子开始吃饼干。叹了口气,懒得阻止了。
  金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圣诞礼物被人吃了,依旧睡的香甜极了,甚至打了一个小呼噜。
  月光照在他金色的头发上,反射着阳光的颜色,就像金给人的感觉一样。但对于习惯了黑暗的人来说。对于阳光这种东西,永远都是渴望与畏惧皆存。
  帕洛斯盯着那一小片被光照亮的区域看了会,直到佩利都把饼干吃完,开始研究剩下那团草能不能吃时才走了过去,小心地避开了那片光。
  “你准备了什么?”他把那团槲寄生拿走,问道。
  “火鸡面!”佩利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一小桶火鸡面。“这个可好吃了,比肉还好吃,金肯定会喜欢的,话说帕洛斯你要不要试试。”
  “不了……”觉得把佩利列入情敌列表可能是人生一大失误的帕洛斯把火鸡面拿走。然后把空袜子给挂了回去。
  “帕洛斯你不把东西放进去吗?”佩利追了上来。
  “不用。”
  “那你把东西还我,我要送的。”佩利去抢帕洛斯手里的火鸡面。本来还以为帕洛斯会跟平时一样不给他,却没想到他轻轻松松就拿到了手。这让他愣了一下,但佩利向来不太愿意动脑子,拿到东西之后就乐颠颠地跑了回去,把火鸡面塞进圣诞袜,然后把圣诞袜随手放在床头柜上。
  本来准备走,忽然又闻到了什么味道般转过头,看着金的唇。
  “怎么了?”帕洛斯看着佩利不动,忽然有点不太好的预感,然后,他就看见佩利弯下腰在金唇上亲了一下。
  不,比起亲,用撞这个词可能更合适点,毕竟狂犬可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把握力度。这下动静可真是大过头了,金皱了一下眉,迷迷糊糊似乎要醒。帕洛斯顾不上炸,赶紧发动能力弄出几个影子抓着佩利跟他一起离开了这里。
  “咔”门被关上了。
  金睁开眼睛,什么都没看见。
  “发生了什么?”他迷迷糊糊地想到,只觉得嘴巴有点疼。于是摸起来喝了几口水,然后又回到床上,再次陷入了睡眠。







  “刺啦——”一根锁链自门缝里伸了进来,悄无声息地打开了门。银爵走了进来。
  他听说金还相信圣诞老人的存在时其实也不算很意外,毕竟金平时的表现里可以看出他有孩子般天真的一面。也正是这种天真,让银爵总忍不住想好好护着这个其实也没见过几次面的人。
  作为神弃者,他见过太多黑暗,所以在看见这个像小动物般纯真的孩子时,他总是想满足他的一切愿望,维护他那个其实有点脆弱的幻想世界。
  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因为得知消息太晚导致没有怎么好好查资料的银爵,很快就面临跟最开始的嘉德罗斯一样的问题。
  他左手拿起那个放在床头柜上,据说是用来装礼物的袜子,看了一眼右手那个两米高的熊,犯了难。
  熊是银爵特地挑选的,据说是非常受小孩子欢迎的熊。而这只熊看起来也确实憨态可掬,摸起来手感也棒极了简直堪比平时撸猫的手感。但是,再憨态可掬手感再棒再受欢迎也拯救不了这个熊塞不进袜子的事实。
  如果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的袜子变大了金会不会觉得圣诞老人无所不知的传说是骗人的?
  银爵想了会这个问题,最终还是在终端上买了一个最大号的圣诞袜,把熊强行塞了进去。
  至于那个装了桶火鸡面的小圣诞袜嘛……
  银爵想起之前对火鸡面的种种负面评论,最终决定把袜子带火鸡面一起带走算了。
  “咔。”门再次被关上。







  天慢慢亮了,平安夜也即将接近尾声。在凌晨四点的钟声响起时,一个人影无声无息地落在了金的床边。
  然后,看见一个巨大的圣诞袜,他愣了一下。
  “加上你,今晚已经来了8波人了。”门忽然被打开,格瑞提着烈斩站在门口。
  神晋耀想起大赛里那些人,心里大概有了点数。他提起那个大圣诞袜丢向门口,然后被格瑞接住放在了一边,又丢给神晋耀一个跟金之前挂在床边的圣诞袜一模一样的袜子。
  同为金的幼驯染,虽然平时两个人话都没怎么说过,但其实在某些方面还是相当有默契的。
  比如,在秋姐离开后轮流给金准备圣诞礼物。比如,联手打击其他情敌。
  金当然早被其他人告诉过关于圣诞老人的真相。全靠他俩联手给金准备各种惊喜才保留了这份得来不易的天真想法。
  圣诞老人当然存在。不然怎么方便他们给金送那些平时送不出去的礼物?
  神晋耀当着格瑞的面往圣诞袜里塞了两张圣诞当晚烟花祭的门票。看着格瑞脸都黑了的样子,挑了挑眉,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得意。
  毕竟他们说好轮流送礼物互不干涉,去年格瑞用鬼知道哪里来的代金券跟金一起出去玩了一天,今年他怎么可能准备一些平淡无奇的礼物。
  已经快到金平时起床的时间了,格瑞有点不甘,但到底还是退了出去,关上了门。神晋耀又变回了平静无波的样子,只是看向金的目光里充满了暖意。
  他摘下面具,在他此生唯一的挚爱额头印上了一个吻。
  Merry christmas
  然后也同样离开了房间。心情愉快的他难得放松了警惕,自然没注意到在他离开的那一瞬间凭空出现的丹尼尔。
  看着空空如也只有两张烟花祭门票的圣诞袜,丹尼尔微微笑了一下,打了一个响指。
  “金。”他叫醒了沉睡的少年。
  “唔……丹尼尔裁判长?”金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然后目光落到周围时,一下子瞪大了双眼,睡意全无——他的房间里摆满了各种东西,有一个大熊,有一桶火鸡面,有一个小盒子正散发着姜饼小人香味盒子上面还摆着一个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看起来就很精致的结。一封信静静地放在他的床头柜上,旁边摆着两张烟花祭的门票,两个有点巧克力苦香味的盒子。一本手制的相册摆在他枕头边,两个如玩具般却散发着强大元力的武器被丢在枕头上,一个是大罗神通棍一个是烈斩,他微微一动,发现自己脖子上还多一个羚角型的挂坠。
  “这……”他有些迷茫地看向丹尼尔。
  “这是大家送给你的礼物啊。”丹尼尔笑眯眯的样子。
  “圣诞快乐,金。”       

评论(18)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