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子安

背景是勺子画的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我爱嘉嘉一辈子!!
极度渴望旧设嘉
考研地狱ing

【嘉金】No path back(无路可退)

其实,我很想对自己说,强行HE最为致命,但我管不住我自己的手我也很绝望啊……
会有两个结局,不想被我洒狗血不想看我强行HE的小伙伴看见第一个END就可以打住了。

No path back

  “哼,真狼狈啊,渣渣。”嘉德罗斯甩掉大罗神通棍上的血迹,看着已经半跪在地上的金。

  “哈,嘉德罗斯也没好到哪里去吧。”金干脆坐到了地上,反击同样身上沾满了灰尘和血迹的嘉德罗斯。

  后者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距离七神使阴谋败露已经两年多了,七神使对大赛选手的追杀从来没停歇过。一开始派来的固然都是些不足为惧的家伙们,选手们毫不为意,甚至试图反杀七神使。可是,很快,七神使们就想出了主意——克隆。

  只要是死去的选手,都会被克隆出无数个,用芯片加以控制,然后赋予他们与生前一样的原力武器,利用他们来围剿剩下的选手。

  最开始死的选手固然实力也不算特别强,可是蚁多咬死象。更别提,其实很多人,即使在知道对方并不是本人时,依旧会没办法对曾经的同伴下手。

  所以一开始高歌猛进的选手们一路败退。此消彼长,追杀剩下选手的克隆人们实力也越来越强。所以剩下选手的数量一减再减,直到如今——只剩下金跟嘉德罗斯。

  不远处又传来了脚步声。

  “又来了吗?能不能让我们歇会儿啊。”金还没爬起来,有些不满地抱怨着,但嘉德罗斯已经看见了那个人——不,嘉德罗斯并不想称之为人。所以应该说,看见了那个顶着格瑞身体的傀儡。

  “啧,这个我来对付吧。”嘉德罗斯内心莫名有点烦躁。

  “不用了啦。”金懒洋洋地爬了起来“说好的轮流来,这次不刚好……”

  他的声音猛地消失,嘉德罗斯不用回头都可以猜到,他的身体正在颤抖。

  那个傀儡已经走近了,嘉德罗斯将大罗神通棍横在金前面。

  “后退,这个我来。”

   “不……”金的声音带着些微的哭腔,但他很快深吸一口气,语气变得坚定起来。

   “不,让我来吧。他才不是格瑞。我很清楚。”

  嘉德罗斯斜眼看他,他的身体还是在颤抖。但眼神却越来越清明。

  “他不是格瑞。”

  “他配不上这个名字。”

  嘉德罗斯哼了一声,收回了大罗神通棍。

 “随你,只要你觉得你可以打败他。听好了,如果你站在我对面,我可是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我当然会打败他。”看着越走越近的傀儡,金召唤出一个矢量箭头捏在手里。

  “就算我不行——嘉德罗斯你会一直都在吧。”

  “切……”嘉德罗斯撇过头后退了两步将场地让出,但眼角余光却依旧注视着那个金色的身影,武器紧紧握着,随时准备出手。

  对于最后剩下的是金这件事,嘉德罗斯并不是不意外。那么多实力不够的人死了,那么多天真的人崩溃自杀了,可是金却一直走了下来。

  他已经有不知道多少次以为金会彻底崩溃,但他每一次都没有。每一次的绝望只让他的脚步一次比一次坚定,那双眼睛,依旧不曾惹上阴霾。

  他记得那四人小队里,第一个死的是紫堂幻,那个召唤师。他死的时候,金恍惚了好几天,可是还没等他调整过来,就迎来了第二个人的死亡——这次是凯莉。

  那个连嘉德罗斯都有所耳闻的星月魔女终于没办法再捉弄人,在金怀里安静地闭上了眼睛。

  金越发沉默,嘉德罗斯可以感觉他的状态就像一根即将崩断的弦一般,岌岌可危。

  如果不是格瑞一直支撑着他,大概早就崩溃了吧。那时嘉德罗斯心想。在人数越来越少之后,他们三个很自然地组成了小队。直到——格瑞也死了。

  格瑞本来可以躲开的,可是他选择为金挡下那次攻击。

  那时候活着的人已经只剩嘉德罗斯跟金了,他看着抱着格瑞尸体一动不动的金,心想,那根弦终于断了,以后,大概只有自己一个人了吧。

  受伤的人可以救下来,崩溃的人,却注定会自杀,没有什么好在意的,只是个渣渣而已。  渣渣就是渣渣。那时候的嘉德罗斯强压下心里的暴躁,逼着自己转头离开。

  没想到,当天晚上,嘉德罗斯又看见了金。金站在嘉德罗斯休息的山洞口,逆着月光,看不清表情。

  “呐,嘉德罗斯,你想过你会死吗?”

  “哼,只有渣渣才会死,而我,会把那几个敢算计我的神使一一送下地狱。”

  “那真是……太好了……”

  “这样,我就不需要面对嘉德罗斯了。”

  “我以前也跟格瑞对打练习过……所以如果是格瑞的话……只是格瑞的话……”

  嘉德罗斯想起那天晚上满脸泪水却不带一丝怯懦的人,又看着如今已经慢慢褪去刚开始束手束脚的那种感觉,开始逐渐占据上风的金,没忍住哼了一声。

  战斗结束,果然就像金所说,虽然他受了伤,但是,他赢了。

  “嘉德罗斯,你不会死对吧。”当天晚上,坐在篝火旁的金忽然又问了当初那个问题。

  嘉德罗斯看着半边脸都埋在阴影中的金,依旧用嘉德罗斯式的语气回复他。

  “都说了——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死。”

  “啊啊……我只是在想,如果我连格瑞都可以打败,那么我想只要嘉德罗斯不会站在我对面的话,我就可以走下去。”

  “我不会被打败也不会被摧毁。我会走下去,找到姐姐,终结那些阴谋,然后我会去找到让大家复活的方法。”

  “今天打败那个傀儡的时候我就在想,现在,大概除了嘉德罗斯,没人谁可以阻止我走下去了。而嘉德罗斯是不会站在我对面的,因为嘉德罗斯,是不会被打败的。”

  “所以我在想,嘉德罗斯这么强大,真是太好了。”

  “切……真是渣渣才会有的想法。”嘉德罗斯低声说道。

  “反正嘉德罗斯你一直叫我渣渣,我已经习惯了。”金又开始恢复了元气。嘉德罗斯没理他,任他闹累了之后沉沉睡去。

  今晚月色很好,就像当初格瑞死的那天晚上,嘉德罗斯第一次将金看在眼里的时候一样。

  他回头看着已经熟睡的少年,又在心里哼了一声。

  “虽然是个渣渣,但是,偶尔还是有那么点可取之处的嘛。”

  他忍了又忍,可最终还是凑过去,在少年眉心印上了一个吻。

  我当然不会在你前面死。纵使前路荆棘遍野,纵使早已无路可退,我也会始终与你同在。

THE END

好了,不想被我泼狗血的小可爱们不要往下拉了,而跟我一样不HE不舒服斯基狗血也无所谓的小可爱们可以继续。





 

  “!”金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好像——正被人扛在肩上?

  “哎哟。”扛着他的人把他扔了下来,金还没回过神,就看见凯莉的脸。这是——回到了积分赛刚结束的时候?

  “凯莉!”金没忍住扑了过去,抱着凯莉不松手。

  “喂你干嘛!睡傻了吗?”

  “金你怎么了?”紫堂幻担忧地看着他。

  “紫堂!”金又把紫堂抱了个满怀。

   “格瑞……这……”紫堂手足无措地看向格瑞。金听见这个名字身体颤抖了一下,慢慢转身,活生生的格瑞站在他面前,正用一种担忧的目光看向他。

  “呜……格瑞!”他扑了过去,不管格瑞怎么推都不撒手。

   “你到底怎么了?”金最后还是被格瑞拎开了。金看着伙伴们,正准备说自己经历的事,突然感觉好像有人在看着他。

  他回头顺着那道目光看去,发现嘉德罗斯正用一种深沉的目光注视着他。

  嘉德罗斯以前……有注意过自己吗?

  金想到一种可能性,眼睛顿时一亮。

  “嘉德罗斯!嗷”原本想扑过去的金被蒙特祖玛和雷德联手拦住了。

  “哼。”嘉德罗斯撇开脸,但嘴角还是有点抑制不住地上扬。金一秒就确定了,嘉德罗斯跟他一起回来了。

  “呃……”被忽视了的原四人小队剩下三个成员面面相觑。

  “我怎么感觉,哪里不太对劲。”紫堂幻看着追着嘉德罗斯满场跑的金,心情很复杂。

  “我看,是睡三天睡傻了吧。”凯莉红着脸嫌弃道。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

  “闭嘴!渣渣!”

THE END
嗯,没错,这个结局就是嘉德罗斯跟金一起穿越回积分赛刚结束的时候,还有大把的时间给他们改变最终的结局。
顺带一提,不知道有没有人玩过剑三,里面的烟花是有对应誓词的,真橙之心虽然是最便宜的烟花,但是它的誓词真的是我最喜欢的。

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
啸山河以为证,敬神鬼以为凭。
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
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
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
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

评论(18)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