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子安

背景是勺子画的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我爱嘉嘉一辈子!!
极度渴望旧设嘉
考研地狱ing

【瑞金】编号89757(完)

我竟然真的写完了!!!啊啊啊让我缓缓,今天没有论坛体了。正剧真的太痛苦了!(但是经过了最痛苦的那段写起来其实也还好×)于是预定客串嘉总就真的只是出来打个酱油就走了咳。最后结局其实有点狗血。但是跟我一代的人应该都知道JJ的编号89757的后续是一千年以后。所以为了强行HE我就。。。。

OOC属于我,我从未拥有过他们。

格瑞控制着自己的右手变成了一个钻头,开始修理那个故障了的扫地机器人。此刻金不在家,所以格瑞又恢复了那种冷冰冰的,不带一丝活人气息的机器人模式。很多高端AI都不太愿意露出非人的形态,当人太久了,连他们自己都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真正的人。

但格瑞是个例外。

格瑞对自己的定义一直都很清楚,他是金的专属AI,也是金的保护者,陪伴者,是金的好朋友,是金的格瑞,但所有的属于人类的称呼——保护者、陪伴者、格瑞、朋友。这四个称呼,都有一个前提:金。

只有在金面前,他才是格瑞,而当金不在时,他只是个AI。只是这栋别墅的管理者。

外围防火墙传来了一阵骚动,有人在试图攻击别墅的防御系统。格瑞站起身,思维投入虚拟世界中。他低头看着自己由0和1构成的身体,漠然地召唤出了同样由数据构成的武器——烈斩。

这才是真正的他。

他想。不,应该说,他的逻辑运行结果如是说。

那篇《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的简介又不受主程序控制地跳了出来。那是一个仿真人与人类的爱情故事。

爱情?

格瑞的主程序又有一瞬间的停顿。就在那一瞬间,防火墙外的数据流攻破了防火墙,一道数据没入了格瑞的主程序。

他啧了一声,屏蔽了那部分程序后开始运行他特有的杀毒程序。数据构成的烈斩变成了数米长的利器。他随手一挥,墙外数不清的数据流立刻分离崩析。

 

 

“格瑞!”金又惯例地扑了过来,格瑞习惯性地接住,但在想推开他的时候一道数据流扰乱了他的主程序,他不仅没能完成推开的动作,甚至用力抱了一下怀里的少年。

“格瑞?”金抬头看着他,为他反常的举动。

格瑞一边动用所有资源追查刚刚那段数据的来源一边抿着嘴像往常一样推开了金。“你应该上去写作业了。”

“我不。”金第一次明确地反对格瑞的话“格瑞你怎么了,你不告诉我不是不会上去的。”

格瑞看着金,金比他要矮,所以此刻他正抬着头看着他。格瑞看着他蓝色的眼睛,看着他略带紧张的关心神情。有那么一瞬间,一个子程序强行运行,想让他低头吻他。

格瑞直接把那段程序删了。他其实很少这么做,因为每道子程序都直接关系着格瑞这个意识的一部分,一般除非万不得已,他很少这么做。可是现在不这么做不行,他不想伤害金。

“格瑞?”格瑞虽然经常在他扑过去的时候推开他,但是从来没用过这么大的力气。金有点不安,他感觉这个从小陪伴着自己长大的人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

“抱歉,金你稍微一个人呆两天吧。”格瑞猛地站起来往楼上走,金想追上去,可是楼梯自动断开了。整栋别墅都属于格瑞管辖范围,做到这一点并不难。

“格瑞!”他听到身后金惊慌的声音,可是现在已经无暇顾及了。格瑞走进一个房间,迅速关掉了除了不吓到金之外没有其他作用的类人程序,然后思维沉入了虚拟世界。

 

 

然后一呆就是三天。

这三天中,格瑞从主程序开始debug,遍历了所有他运行过的程序与数据,可是找不到。那段数据仿佛从一开始就属于格瑞这个意识。它完美地融入了他的数据,找不到任何拼接的痕迹。可是这是不对的,格瑞不可以伤害金,不应该伤害金,可是现在的他却想做那些事。

格瑞盘腿坐在数据世界中,尽管已经把所有数据都过了一遍,但还是不死心。正准备从头再来一遍时,他忽然注意到,自己的浏览历史中,有一本小说。

《仿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格瑞抿着嘴看着这本书,终于下定决心翻开了它。

“机器人也有直觉。它们不只是可以飞快运算的机器,它们也会思考、睡觉和做梦。那么,什么才是人的特质?”

格瑞想起那个想让他吻金的子程序。这会伤害金,因为即使他的仿真程序再完善,他也终究只是一个冷冰冰的机器人。可是,像他这种已经进化到最尖端的AI跟人又有多少差别呢?

忽然,格瑞感觉自己被从数据世界弹了出来。他连接了视觉系统,看见金竟然坐在他面前,正在着急地呼唤他。

金对他的呼唤一直是他的一个优先级最高的唤醒程序。只要金呼唤他的名字,无论何时何地发生了什么,他都会被唤醒。

所以这次,他就被弹了出来,回到了现实的世界。

“格瑞!”金看见他“醒”了,咧嘴开心地笑了起来。

“格瑞你到底怎么了,还把楼梯都断开了,你知道我上来废了多大的劲吗?”金亲昵地抱怨着,向格瑞展示他为了上来弄出的伤。格瑞从他眼里看见了现在的自己——因为还没来得及开启类人程序,他现在就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机器人,冰冷而狰狞。

“格瑞?”他看着他的主人用一种担心的眼神望着他。又一个子程序想让他吻金。格瑞想都不想就直接删掉了。然后更多的程序冒了出来。他想吻他,想紧紧地拥抱他甚至想做更过分的事。可是不行。

他想都不想就删掉那些跳出来的程序。很快他的主程序开始跳出warning。他刚刚好像删掉了他的视觉程序?可是那些程序只想注视着金。他刚刚好像删掉了连接右手的程序?可是那段程序只想抱住金。

格瑞就这么注视着金,不断地在疯狂的error和warning中删掉那些程序。最后,终于因为程序破损过度,彻底地失去了意识。

 

 

 

 

 

“格……”

“格……瑞!”

“格——瑞!”

“格瑞!”

是谁在叫他?哦,是金。金在叫他。

那是他最高优先级的唤醒程序,所以,他应该醒了。

格瑞猛地睁开眼睛。

“格瑞!”金扑了过来。格瑞这才发现自己在一张病床上。

病床?

格瑞低头看向自己被金抓住的右手,不再是冰冷的机械,而是真正属于人类的躯体。

“你竟然真的醒了啊。”一位医生走了过来。

“之前你出了车祸后为了保住你的意识,只能让你的意识寄生在AI上,可后来想导出你的意识时却发现你的意识与AI早已融为了一体。我们不敢轻易分开,只能先冷冻你的克隆体。但是这次那个AI程序被你删没了,我们就只能冒险重新将你的意识尝试导回克隆体里,本来还担心你的意识有损伤可能醒不过来了。还真是个奇迹啊!”

“对啊。格瑞你能醒真是太好啦!我还以为……”金圈住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很快,那只肩膀上就传来了一阵湿意。

格瑞愣了一下,从来都没什么变化的神色终于温柔了下来。

“不会的。我当然会醒过来。”

你的呼唤,是我最高优先级的唤醒程序,只要你呼唤我,无论何时何地发生了什么,我都会醒过来,然后回到你身边

THE END

评论(3)

热度(182)